作为一名投资人,究竟怎样才能找到穿越周期和迷雾的指南针?作为一名创业者,究竟怎样才能持续不断地创造价值?

对于这些问题,高瓴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磊在其首部著作《价值》一书中给出了答案:“长期主义”。

张磊认为,把时间和信念投入能够长期产生价值的事情中,尽力学习最有效率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标准,遵循第一性原理,永远探求真理。

他还认为,真正的投资,有且只有一条标准,那就是是否在创造真正的价值,这个价值是否有益于社会的整体繁荣。

(书名:《价值》,作者:张磊,出版社:湛庐文化/浙江教育出版社)

以下内容摘自《价值》一书:

这是一条长期主义之路

张磊/文

在纷繁复杂的世界中,变化可能是唯一永恒的主题。我时常思考:究竟怎样才能在这样的世界中保持心灵的宁静?作为一名投资人,究竟怎样才能找到穿越周期和迷雾的指南针?作为一名创业者,究竟怎样才能持续不断地创造价值?

当这些问题交织在一起时,有一个非常清晰的答案闪耀在那里,那就是“长期主义”——把时间和信念投入能够长期产生价值的事情中,尽力学习最有效率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标准,遵循第一性原理,永远探求真理。

在多年投资实践中,我逐渐理解,长期主义的胜利,不仅关乎投资的结果,更关键的是在投资的旅途中发现创造价值的门径,与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与拥有伟大格局观的创业者,勠力同心,披荆斩棘,为社会、为他人创造最有益的价值。更让人欣喜的是,这条长期主义之路,因为志同道合,因为创造价值,而变得妙趣横生。

这是一条越走越不孤独的道路。

长期主义不仅仅是投资人应该遵循的内心法则,而且可以成为重新看待这个世界的绝佳视角。因为,于个人而言,长期主义是一种清醒,帮助人们建立理性的认知框架,不受短期诱惑和繁杂噪声的影响。于企业和企业家而言,长期主义是一种格局,帮助企业拒绝狭隘的零和游戏,在不断创新、不断创造价值的历程中,重塑企业的动态护城河。企业家精神在时间维度上的沉淀,不是大浪淘沙的沉锚,而是随风起航的扬帆。于社会而言,长期主义是一种热忱,意味着无数力量汇聚到支撑人类长期发展的基础领域,关注教育、科学和人文,形成一个生生不息、持续发展的正向循环。无论是个人、企业还是社会,只要在长期的维度上,把事情看清楚、想透彻,把价值创造出来,就能走在一条康庄大道上。

这是一条越走越行稳致远的道路。

其实,人生的每一次选择都是一次重要的价值判断,而每一次判断都来源于人们的底层信念。在社会、经济、科技、人文迅速发展变化的当下,对机会主义和风口主义尤要警惕。长期主义不仅仅是一种方法论,更是一种价值观。流水不争先,争的是滔滔不绝。无论从事任何工作和事业,只要着眼于长远,躬耕于价值,就一定能够经受时间的考验,找到迎接挑战的端绪。

这是一条越走越坦然宁静的道路。

在坚持长期主义的历程中,无数难忘的经历构成了我的人生体认。书中介绍了我的个人历程、我所坚持的投资理念和方法以及我对价值投资者自我修养的思考。只要保持理性的好奇、诚实与独立,坚持做正和游戏,选择让你有幸福感的投资方式,就能够从更长期、更可持续的视角理解投资的意义。

真正的投资,有且只有一条标准,那就是是否在创造真正的价值,这个价值是否有益于社会的整体繁荣。坚持了这个标准,时间和社会一定会给予奖励,而且往往是持续、巨大的奖励。

书中也谈到我对具有伟大格局观的创业者、创业组织以及对人才、教育、科学观的理解,这些恰恰是投资工作中最难得的际遇。今天的价值投资,在科技创新、商业进化的历程中,不仅可以扮演催生创新发展动能的孵化器,也可以消弭传统经济与科技创新之间的数字鸿沟。这也是资本服务于实体经济、参与资源最优化配置的最好方式。

为此,我需要感谢所有的师长。得益于良好的教育,我可以永远走在探索真理的路上,这也是投资的最大乐趣。我也无法忘记在历次关键时刻始终信任我们的出资人、投资人,他们专业审慎的态度和坚持长期主义的眼光始终令我敬仰。我尤其需要感谢与我们拥有同样价值观、矢志不渝地创造价值的创业者、企业家和科学家,与他们共同创造价值,是人生最快意的事情。

在这本书即将出版的时候,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肆虐全球,影响着无数家庭、社区和各行各业,世界经济的不确定性使得人们难以判断未来。困难是一面镜子,最好的反省往往都来源于此。每次危机出现,都为我们提供了一次难得的压力测试和投资复盘的机会,而最终是价值观决定了你将如何应对和自处。在这样的特殊时期里,我们依然坚守长期主义,就是因为我们既看到了当下,关注企业短期的利润、现金流,努力做足准备以摆脱短期的困境,挺过“眼前的苟且”,又相信未来,对于创造价值的事情从不怀疑,坚持追求长期结构性投资机会,找到价值的“诗和远方”。

最后,我想和大家分享的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自己的价值投资人,时间、精力、追求和信念,这无数种选择,都是对自己人生的投资。价值创造无关高下,康庄大道尽是通途。以赤子之心,不被嘈杂浇铸;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希望在坚持长期主义的旅途中,与你们同行,做时间的朋友。

长期主义理念的三个要点

与不同行业、不同背景的创业者们交流,是我非常激动的时刻,他们对科技创新、产业进化有着近乎本能的、天然的知觉和渴望。创业意味着永远在路上,而且有的时候,创业者是非常孤独的,因此在价值投资过程中,选择好的创业者、与伟大格局观者同行是非常重要的一环。我认为,凡盛衰,在格局。格局大,则虽远亦至;格局小,则虽近亦阻。想干大事、具有伟大格局观的创业者、企业家是最佳合作伙伴,“格局观”就是我们与企业的接头暗号。

我们对创业者、企业家伟大格局观的定义包含四个方面:第一,拥有长期主义理念,能够在不确定性中谋求长远;第二,拥有对行业的深刻洞察力,在持续创新中寻找关键趋势;第三,拥有专注的执行力,运用匠心把事情做到极致;第四,拥有超强的同理心,能协调更多资源,使想法成为现实。

将“拥有长期主义理念”放在第一位,源自我所坚持的投资标准——做时间的朋友。大多数创业者在创业时没有经营资本、行业数据、管理经验或者精英员工,任何创业都不可能一夜成功,但如果坚持不看短期利润,甚至不看短期收入,不把挣钱当作唯一重要的事,而把价值观放在利润的前面,坚信价值观是这个企业真正核心的东西,那么利润将只是做正确的事情后自然而然产生的结果。这是一种非博弈性的企业家精神,越是这样的创业者,反而越能够专注于做长期创造价值的事。对长期主义理念的理解包含三个层次。

坚持初心

对长期主义理念的第一层理解是坚持初心。我们会考量,这个创业者做事情是为了短期目标,还是从自己的初心出发,去完成崇高的使命和夙愿。这个初心有多强大?

每位创业者在率领企业寻找前进方向的过程中,唯一已知的东西就是眼前充满未知。优秀的创业者能够不被眼前的迷茫所困惑,他的内心是笃定的,他所看到的长期是未来10 年、20 年,甚至横跨或超越自己的生命。在接纳新事物和迎接挑战时,他们既享受当下,又置身于创造未来的进程中,对未知的世界充满好奇和包容。坚持初心就是关注自身使命和责任,在短期利润和长期价值之间,做出符合企业价值观的选择。

比如美团创始人王兴,他是一个永远充满好奇心和爱思考的人,喜欢读书,爱问问题,学习能力极强。他的初心是“互联网改变世界”。2003 年,在美国读博士的王兴,感受到社交网站的兴起,毅然决然地放弃学业,回国创业。不像比尔·盖茨、马克·扎克伯克、史蒂夫·乔布斯辍学创业时基本有了成熟的创业思路、靠谱的创业班底,或者至少能找到车库作为办公场地,王兴凭着一颗初心就开启了创业历程。此后,王兴先后创办校内网、饭否网,之后又创办美团网,在本地生活服务领域不断深耕。往往初心有多大,创业的蓝图可能就有多大,正是这种朴素的想法,让美团可以不关注“边界”,只关注“核心”,即用户的需求是什么,互联网、科技有没有为用户创造价值。

再比如恒瑞医药前董事长孙飘扬,也十分令人感动。这位被戏称为“药神”的企业家,早年是药厂的一名技术员。有专业背景的他,在很早的时候就下定决心:“你没有技术,你的命运就在别人手里。我们要把命运抓在自己手里。”药厂若不改变技术层次低、产品附加值低的问题,是没有出路的。在他的理解中,仿制药能够让一家药厂活得很好,因为仿制药价格低廉,有很好的销路,但创新药才是保证一家药厂真正立足于市场的核心竞争力。此后,恒瑞医药相继在海内外成立研发中心和临床医学部,构建了药物靶标和分子筛选、生物标志和转化医学等创新平台,不断增加科研投入,打赢一场又一场攻坚战。现在回看,10 多年来,孙飘扬始终保有创业之初的那份“精神头”,始终不渝地研发新药,做长远打算。

保持进化

对长期主义理念的第二层理解是要保持进化。机会主义者往往重视一时的成功,会给由运气或偶然因素造成的机遇赋予很大的权重,结果影响了自己的认知和判断。而长期主义者能够意识到,现有的优势都是可以被颠覆的,技术创新也都是有周期的。

因此,长期主义者要做的就是不断地设想“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每天所做的工作是在增加核心竞争力,还是在消耗核心竞争力”,且每天都问自己这个问题。

杰夫·贝佐斯在创办亚马逊时,选择从网上书店这个很垂直的细分领域切入。亚马逊做书店之前,美国最大的书店是发迹于纽约第五大道的巴诺书店(Barnes & Noble)。从20 世纪80 年代末到90 年代末,巴诺书店在全美大规模扩张,10 年间新开出400 多家“超级书店”,最多的时候有超过1000 家实体店、4 万余名员工。在亚马逊创办初期,贝佐斯和员工需要把书打包,然后自己送到邮局寄送。在把实体书店颠覆之后,贝佐斯远没有满足,因为亚马逊似乎还不足以站稳脚跟。所以,亚马逊不断进化,从进军零售业,到成为全球最大的云服务提供商,再到智能家居、视频流媒体领域,其商业版图没有边界。而支撑这些的,自然是贝佐斯的长期主义理念。在他的所有信念中,“消费者为中心”是长期的选择,也是一种精神力。

所以,他可以放弃企业的短期利润,坚持追求极致的消费者体验,保持“Day 1”的精神,把企业资源配置到持续创新的布局中,让资产价值和商业模式不断更新迭代。因此,亚马逊难以被复制,因为它仍在不断生长。

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对保持进化也有独特的理解,那就是“延迟满足”。别人喜欢调试产品,他喜欢调试自己,把自己的状态调节在轻度喜悦和轻度沮丧之间,追求极致的理性和冷静,在此基础上为了长远的战略目标强迫自己学习许多不愿意做的事情。我经常说,懂得“延迟满足”道理的人已经先胜一筹了,他还能不断进化。这种进化状态,是先把最终的目标推得很远,去想最终做的事情可以推演到多大,再反过来要求自己,不断训练和进步。所以,当张一鸣在调试自己的同时,又把公司当作产品一样调试时(Develop a Company as a Product),我们无法想象这家公司的边界。

长期主义者在保持进化时,往往不会刻意关注竞争对手在做什么。一旦盯着竞争对手,不仅每天会感到焦虑,而且会越来越像你的竞争对手,只会同质化,而难以超越它。如果把眼光局限在未来三五年,或盯在具体的某个业务上,你身边的许多人都是竞争对手;但如果着眼长远,不断进化,可以和你竞争的人就很少了,因为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做长远的打算。所以,保持进化最大的价值在于竞争对手会消失,而自己才是真正的竞争对手。

没有“终局”

对长期主义理念的第三层理解是“终局游戏”的概念。商业世界的“终局游戏”不是一个终点,而是持续开始的起点,是一场“有无数终局的游戏”。换句话说,商业史从来没有真正的终局,只有以终为始,站得更高看得更远。

从创业早期的高速增长到爬坡过程中的攻坚克难,其实这些都还只是过程。拥有伟大格局观的创业者会去推想行业发展到某个阶段,市场竞争趋于稳定的时候,哪些资源是无法扩张的,哪些资源具有独占性或稀缺性,再去想怎么超越这些障碍,争取更大的发展空间。换句话说,在打“预选赛”的时候,既要想到阶段性的“总决赛”,又要想到更长远的未来,按照“永远争夺冠军”的决心排兵布阵,步步为营。这样思考的话,就有可能始终参与这场无限游戏,而不会被淘汰出局。当你的竞争对手还在疲于奔命地思考第二天赛况的时候,你已经看到了决战的时刻;当你的竞争对手以为决战到了的时候,你已经看到了更长远的竞争状态,这体现了不同的格局。

爱奇艺创始人龚宇对“终局游戏”有自己的理解。在视频服务领域,要培养用户的收视黏性就要苦练基本功,这个基本功非常烧钱,而且会不断吞噬创业者的意志和投资人的信心。但看待这个问题的角度决定了把烧钱换来的东西看作资本(Asset)还是费用(Cost),是否相信它在未来能够产生价值。

他曾在一次演讲中说:“当时我们花了8000 万元买一个剧,最后只挣了1000 万元。但再想想,买下这个剧也许可以帮我们节约后面的2 亿元、3 亿元。”“终局游戏”意味着把战略着眼点放在“后面”,思考商业模式的无限终局,超前地创造服务或产品的新范式。

再比如爱尔眼科的创始人陈邦,这位因“红绿色盲”而被军校退回的老兵,投身商海几经沉浮,无意间与眼科诊疗结缘。在爱尔眼科的发展历程中,看得远成为战略布局的关键。

如何在中国的医疗市场中,找到独立、可持续的民营专科医院发展路径?陈邦通过实践给出了很好的答案:其一是探索分级连锁模式,而这也顺应了“医改”推行的分级诊疗大趋势,通过把内部的资源打通,将最好的科研成果、最好的医疗服务主动贴近患者,让诊疗服务的重心下沉,创造本地就医的便捷性;其二是超前的、创新的人才培养体系,通过“合伙人计划”,激励和充实人才队伍,让医生的成长领先于企业的发展。这些战略构想的出发点是不断地酝酿和准备,一旦企业有了内生的动力,就能够不断拓展规模,寻求新的市场、新的格局,始终围绕下一场“比赛”来储备力量。

哥伦比亚商学院教授迈克尔·莫布森(Michael Mauboussin)在《实力、运气与成功》(The Success Equation)一书中提到这样一个观点:“凡涉及一定运气的事情,只有在长期看,好过程才会有好结果。”运气总是飘忽不定的,拥有长期主义理念的创业者,本质上是具有长线思维的战略家。他们往往选择默默耕耘,不去向外界证明什么,而是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事情做得久了,就成了他的核心能力。他们会重新定义因果论,重视客户的价值主张是因,提高产品和服务质量是因,完善组织运转效率也是因,自然而然就会产生很好的结果。因果轮回,平衡调和之后来看,很多事情短期看是成本,长期看却是收益。拥有长期主义理念,把信念和持续创造价值作为安身立命之本,这是非常值得钦佩的伟大格局观。

为何“重仓中国”?

“重仓中国”是我做投资的初心。高瓴创办之初在海外募资打出的第一个口号就是:“中国正在崛起,高速列车正在离站,请立即上车。”尽管应者寥寥,但我们始终坚持自己的理念,“中国要开放,机会在创新”,“不搞存量搞增量”,中国崛起的故事,真的只写到了序章。

中国的经济发展,是在“三化合一”的场景中非常快速地前进着的。对于中国而言,制造业不仅仅是立国之本,也是国家竞争力的重要评估基准。在我看来,真正的“重仓中国”,就是要帮助中国制造业更好更快地实现转型升级,真正地在产业中提升数字化、科技化、信息化水平,帮助中国制造业占据价值链的最高端。

以投资格力电器为例,2019 年,高瓴参与格力电器股权转让交易,这场重大的交易对于格力电器、国资混改以及中国先进制造业来说,都有着长远的影响。其实,高瓴在成立的第二年,就发现了格力电器的潜力。

作为中国制造业的一张名片,格力电器在家用空调市场的占有率和产销量多年保持第一。更加令人信服的是,格力电器管理团队始终兢兢业业,对尊重市场规律、尊重价值创造规律的理解足够深远。“

商界铁娘子”董明珠是我尤为钦佩的企业家。1990 年进入格力后,董明珠从一名销售员做起,其后屡担重任,带领格力在竞争最为激烈的白色家电市场中杀出重围。凡做企业,几乎很难不受到各种限制或阻碍,但董明珠坚持“不能让格力受任何伤害”这个核心准则,把企业当作自己的孩子,鞠躬尽瘁,做到心居其正。这种义无反顾的企业家精神,反而能够打破迂腐的行业惯例,成就更有效率、更可持续发展的行业新准则。

所以,我们秉持着“一旦发现优秀的公司,就长期支持”的原则,对格力电器的支持长达十几年之久,而且还会更久。

2019 年4 月,格力电器控股股东格力集团通过公开征集受让方的形式,协议转让其持有的格力电器总股本的15% 股权。消息一经放出,就吸引了众多投资人,毕竟这场交易的意义不仅限于它是价值400 亿元以上的巨额交易,是A 股市场上最重要的交易之一,而且在某种意义上,它承载着一个时代和一个产业的历史。

其实,无论是对于企业还是个人,时代都是最大的恩赐。伴随着20 世纪90 年代初中国掀起的工业化浪潮,百万移民来到珠江三角洲,格力电器就诞生于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珠海。格力电器的前身是“格力空调器厂”,最早只有一条组装线,面对国际品牌的不断涌入,以及国内竞争不断加剧的困难局面,格力电器利用自身的资源打造了包括设计、研发、生产制造、物流以及销售在内的完整的产业链,专注于技术研发,突破微笑曲线A 的固有格局,最终在行业内突出重围。

回顾格力电器的发展历程,有几个非常重要的历史节点。其一是格力电器于1996 年在A 股上市,从一家地方国企转变为国有上市公司,利用资本市场实现公司治理的逐步规范化,并开始探索市场化的运营管理模式;其二是格力电器于2006 年进行股权分置改革,引进战略投资者,并建立现代企业治理结构,在市场竞争中开拓更加灵活的管理模式;其三则是通过2019 年的股权转让,格力电器进一步运用市场化改革的力量,探索更加科学的治理机构、更加高效的执行效率、更加市场化的激励机制,以及更加灵活的发展空间。

从长远看,中国制造业不应是简单的生产制造,中国制造业在未来必须完整掌握高知识密度、高附加值、高影响力的价值环节,从生产要素的维度重构产业组合,掌握核心的设计、核心的技术、核心的品牌资源,才能摆脱产业链底端的被动性,跃升到产业链的高端。高瓴参与到这场交易之中,正是因为我们从格力电器身上看到了这种可能性。

格力电器的股权转让最终顺利完成,在这之中我们最大的体会就是要尊重企业和企业家精神,尊重每一位企业员工的创造力。当然,我们后面还有更长的路要走,包括发挥长期资本的优势、利用全球研究以及帮助实体经济转型升级的经验,帮助格力电器引入更多的战略资源,进一步改善公司治理,实现战略发展的重新定位、核心技术的突破以及国际化、多元化发展等。以数字化转型为标志的产业变革,无法一蹴而就,必须局部突破,小步快跑,积累数字化转型的经验和信心,逐步实现产业的华丽升级。

高瓴在先进制造领域的投资案例有很多,但每一次投资选择的着眼点都是异常清晰的—在未来产业互联网、信息技术、先进科技与传统产业快速融合的时间窗口,把握制造业升级的脉动,理解产业链底层的创新潜能,拥抱这个快速变化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