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30日周四,美国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二季度实际GDP年化季率初值萎缩32.9%,略好于市场预期的-34.5%,前值 -5%。

32.9%的降幅也创下美国至少是1940年以来的最糟季度GDP表现。

美国经济分析局BEA称:

第二季度美国GDP下降体现了市场对新冠疫情的反应,从3月开始,美国陆续开始实行居家隔离令,随着职员远程工作和学生远程学习在全美各地的退狂,消费者和企业的支出受到限制。

疫情对美国经济的全部影响无法在二季度的GDP估算中量化,因为这些影响可能深入到每一个经济环节,无法单独识别。

美国二季度实际GDP的下降反映了个人消费支出(PCE)、出口、私人库存投资、非住宅固定投资,住宅固定投资以及各州和地方政府支出的减少,但部分地被联邦政府支出的增加所抵消。

此外,二季度美国进口也有所减少。

具体来看:

  • PCE的减少主要反映在服务(医疗保健尤为明显)和商品(服装和鞋类尤为明显)减少。
  • 出口下降主要反映了出口商品的减少(以资本品尤为明显)。
  • 私人库存投资的减少主要反映了零售额的减少(尤其是汽车),非住宅固定投资的减少主要反映了设备投资的减少(特别是交通运输设备),而住宅投资的减少主要反映了新的单户住房的减少。
  • 此外,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价格指数下降1.5%,而第一季度增长1.4%;PCE价格指数下降了1.9%,而一季度上升了1.3%。不包括食品和能源价格的核心PCE价格指数下降了1.1%,上季度上升了1.6%。

第二季度可支配个人收入增加了1.53万亿美元,即同比增加42.1%,而第一季度则增加了1578亿美元,即增长3.9%。实际可支配个人收入增长了44.9%,去年同期的增速为2.6%。

二季度个人支出减少了1.57万亿美元,上季度减少了2325亿美元。支出减少的主要原因是服务类消费的减少。

第二季度个人储蓄为4.69万亿美元,第一季度为1.59万亿美元。第二季度的个人储蓄率(个人储蓄占可支配个人收入的百分比)为25.7%,而第一季度为9.5%。

自5月美国经济重新开放以来,就业、支出和生产已有所改善,并且联邦政府采取了大规模的刺激措施,但近期感染人数的激增却减缓了复苏的步伐。

如今,美国第二波疫情愈发严重。自7月6日以来,每天新增确诊人数都超过5万人。

市场预估,由于疫情难以得到控制,尤其是在加州、德州等美国经济重镇,美国经济的复苏速度可能比欧元区等主要经济体要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