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3个交易日,股价就能狂飙近16倍!在全球医药股风头正劲的背景下,这是企业转型制药领域的一个奇迹。而创造这个奇迹的公司,却是一家曾在摄影产品领域独霸天下的“领头羊”。

你能猜到吗?这家公司就是柯达(Eastman Kodak Co.)。

周二,美国政府宣布依照《美国国防生产法》给予柯达公司7.65亿美元的贷款,专门用于生产非专利药品的原料,旨在重修美国本土药品供应链,并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特朗普称,这是“美国制药业历史上最重要的一笔交易”。

消息一出,柯达公司的股票当天暴涨逾200%,周三更加疯狂,收盘涨幅达到318%,拉出了一根该股历史上罕见的超级大阳线。

该股的盘中表现更加惊人。周三以翻倍的股价大幅跳空高开,随后短短两个小时内,因涨得太猛而连续触发暂停交易机制多达20次。开盘仅一小时就触及60美元,涨幅超过650%。

柯达股票周三盘中最高触及60美元,是上周五2.1美元收盘价的29倍,昨日33.2美元的收盘价是上周五收盘的近16倍。公司市值从9200万美元暴增至15亿美元,过去两个交易日暴增近15倍。

这种暴涨速度和势头是柯达公司2013年摆脱破产后重返纽约证券交易所以来从未见过的。

其实,柯达股价是从周一开始异动的。当天,公司所在的地方电视台称柯达将在周二发布一则声明。这只股票当天大涨了25%,全天约有165万股易手,是此前10个交易日日均水平的14倍以上。

在随后的周二和周三,有总计约5.58亿股柯达股票易手,合计市值高达109亿美元。而柯达的流通股总共也才只有4400万股。

如此疯狂的交易量相当罕见。通用电气(GE)平均每日交易的股票在流通股中只占1%。市值达数万亿美元的苹果公司(Apple)每天的交易量在流通股中的占比也只有0.8%左右。

媒体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细节:在散户云集的零佣金交易平台Robinhood上,截至周三收盘,有大约117105个账户持有柯达股票,而在周一持有该股的账户还不到10000个。

空头被暴打

随着最近三天的股价飙涨,柯达迅速成为空头们集中狙击的目标之一。在柯达的流通股中,大约近6%都被卖空了,大约是道琼斯工业股票平均卖空比例的5倍。

在本周一开始,卖空者押注了300万至400万美元做空柯达。当时看起来还挺明智的,因为这家公司去年发生亏损,而且,截至上周五收盘,该公司股价在过去三年中平均每年下跌约40%。

谁也没想到柯达股价会暴涨,这让卖空者在短短几天内的账面浮亏就多达5000万美元。

《巴伦周刊》评论称,柯达股票的逼空程度堪称“史诗级别”。

目前,并没有分析师追踪柯达股票,这意味着,美股市场上没有柯达的目标价来帮助引导投资者。在股价狂飙突进之际,这在华尔街是一个很不寻常的情况。

CEO内幕交易?

柯达首席执行官Jim Continenza在6月23日买入了46,737股柯达股票,平均买入价为2.22美元。

如今,这笔10.3575万美元的投资现在价值超过150万美元。

而从本周一至今,Jim Continenza和其他柯达内部人士始终都没有披露有关买入自家公司股票的消息。

此外,Jim Continenza从去年8月以来就经常买入柯达股票。继去年8月买了10万股之后,他又在11月和今年3月分别购买了53,263股和5万股。

Jim Continenza在周三早间接受福克斯商业采访时还说:“我不会对股价进行投机。”

柯达周二宣布生产药品,但周一股票成交就开始猛增。对此,一位名为Judd Leglum的记者在推特上说:“这有可能成为一起重大丑闻。”

转型制药公司

柯达全名为伊斯曼柯达公司,1888年由乔治·伊斯曼(George Eastman)创立 。1900年,柯达推出一款名为Brownie的廉价简易相机,是照相机小型化的革命性产品,也使照相技术成为普罗大众的消费品,当年销量就高达15万台。

当年的柯达最先发明了胶卷技术,曾是世界上最大影像产品和相关服务的生产和供应商,在影像拍摄、分享、输出和显示领域一直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然而,在摄影步入数码时代之后,柯达却没能及时转型,逐步走向了没落。公司已经破产两次,股价常年徘徊在1美元左右。

如今,柯达终于踏上了时代的潮流,准备生产一些仿制药的成分,包括羟氯喹,以帮助应对新冠肺炎。按照首席执行官Jim Continenza的说法,柯达将利用这笔贷款生产用于仿制药的“原材料”和“活性药物成分”。

柯达获得的这笔贷款是根据《国防生产法》发放的第一笔此类贷款。此前,特朗普政府曾动用该法案加快呼吸机等防疫物资的生产。

柯达转型成为医药公司的决心相当坚定,Jim Continenza周三在宣布这一决定时刻意凸显公司在化学领域的地位,而不是摄影领域:

我们真的不生产相机,我们做的是胶卷。我们一直是一家化学制品公司。我们在化学和先进材料方面拥有很长的历史,远超100年。

他还表示,柯达凭借现有的基础设施可以“迅速起步并运行”。不过,在宣布柯达药业公司成立时,Jim Continenza还称将需要三到四年的时间才能达到大规模生产的水平。

柯达只是最新一家转型制药企业的公司,也有其他摄影器材公司转为生产药品。日本的富士胶卷公司(Fuji film)正在研发新冠病毒疫苗,希望很快开始人体试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