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2019年年报姗姗来迟,但在半年报的公布上,恒丰银行抢先了一步。

7月20日,恒丰银行率先公布了半年报,这也是2020年首份股份制银行半年报。

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恒丰银行多项业绩指标和监管指标都有所改善。

自恒丰银行窝案曝光以来,恒丰银行的每一个消息,都牵引着市场的目光,恒丰银行的最新经营情况如何?改革发展到哪一步了?未来的恒丰又将走向何方?

今天我们一起来看看。

不良率“未见踪影”

首先,来看半年报业绩数据。

虽然恒丰银行并非上市银行,但其披露了资产规模、净利润在内的关键指标,得以让投资者了解其过去半年的运营情况。

从数据来看,今年上半年,恒丰银行多项经营数据以及重要监管指标均较上年末有所改善。

资产规模方面,截至今年6月末,恒丰银行的资产总额为10287.68亿元。这一数据虽然较2016年末缩表14%,但和2019末相比,扩张104.92亿元。

营收方面,2020年上半年,恒丰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01.48亿元,净利润26.3亿元。

这一数据或许比不上很多股份制银行甚至部分城商行。但上述业绩与其去年比较,已经有了巨大飞跃。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该行营业收入为137.63亿元,净利润为5.99亿元。

换言之,恒丰银行今年上半年经营业绩远超去年全年。

从收入结构来看,利息净收入是恒丰银行的主要收入来源。

数据显示,该行上半年实现利息净收入72.97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71.9%;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13.02亿元,占营业收入的12.83%;投资收益为16.31亿元,占比为16.07%。

监管指标方面,截至2020年6月末,恒丰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76%、9.59%、9.59%。

值得注意的是,最新拨备覆盖率为151%,较去年末的120.83%增加了30.17个百分点。

至于资产质量,恒丰银行在半年报中并未披露不良贷款率相关数据。该行2019年年报显示,截至去年末,恒丰银行的不良贷款总额为149.66亿元,不良贷款率为3.38%,远高于2019年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86%。

有一个背景需要交代:2017年-2018年恒丰银行连续两年未披露年报,2020年4月正式公布2019年年报。上文所述的最新业绩,更是该行四年来首次对外披露半年度报告。

急招信用卡催收团队

从恒丰银行官网发布的招标公告来看,目前,恒丰银行仍在积极处理不良资产问题。

有如下最新动态:

今年5月,恒丰银行重庆分行发布招标公告称,该行2019年度发生资产损失共计41.67亿元,其中转让损失本金28.93亿元,资产核销损失本金11.83亿元,代垫增值税和代垫费用约0.91亿元(以上金额均为预计金额,实际金额以申报为准)。拟聘请一家合格的税务鉴证机构,对2019年度经营中的资产损失出具符合税法规定的鉴证报告,并代填报申报表。

同月,恒丰银行烟台分行发布公告称,为完成恒丰银行烟台分行信用卡不良资产的清收工作,合法高效的收回恒丰银行的不良资产,保障恒丰银行财产不受损失,就恒丰银行烟台分行信用卡逾期催收项目以竞争性磋商的方式选择服务单位。

今年7月,恒丰银行福州分行还公布了一批“千万级”诉讼金额的贷款案件招标,其中部分还涉及“借新还旧”。

同时,从其招标情况来看,恒丰银行也对最新出现的信用卡不良率快速攀升情况做了相应的应对措施。

今年7月,恒丰银行在一项招标公告中称,当前恒丰银行信用卡电话催收业务由总行零售远程银行中心负责。存在催收压力大,员工工作量饱和,且催收人员和催收经验都明显欠缺,影响实际催收效能。

针对上述问题,结合当前银行信用卡资产关注率、不良率快速上升的情况,为了更好的开展信用卡风险管理业务,缓解信用卡逾期情况的发生,提升催收工作效果,达到快速清收,完善信用卡贷后管理模式和管理能力的目的,现将信用卡电话催收业务通过委外催收的方式进行管理。

千亿注资后,甩历史重负

事实上,恒丰银行有着“历史包袱”——尤其是不良贷款和高管窝案,为其带来了沉重的压力。

特别是两位董事长接连被查,内控失控暴露之后,恒丰银行开启自救之路。

公开资料显示,2018-2019年,该行很多过去没能解决的关键性基础性公司治理问题得到解决,错综复杂的股东股权关系不断规范。

同时,恒丰银行陆续完成了剥离不良、引进战投两大任务。

2019年8月,中央汇金作为战略投资者入股恒丰银行,助其完成市场化改革,股改建账。当年12月,恒丰银行出台千亿元规模的定增方案,中央汇金和山东省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新加坡大华银行等机构认购。

此外,恒丰银行也与山东省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签订资产转让合同。根据协议,恒丰银行将1438.90亿元的不良资产转让给山东资管,转让对价799.57亿元。

剥离不良资产之后,2019年恒丰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为3.38%,大幅下降25.06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增加66.13个百分点至120.83%,不过仍然低于监管要求的最低值。

恒丰银行不良资产暴增,和当年震惊业界的高管违规窝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资料显示,在蔡国华任职的2014-2017年间,恒丰银行多次被曝出高管分钱、违规股权运作等丑闻。特别是2016年9月,恒丰银行前行长栾永泰曾承认参与私分公款,拿到了2100万元,而后又实名举报董事长蔡国华“侵吞公款3800万元、违规运作员工股权激励机制,违规控制恒丰银行”,引爆了舆论。

而在恒丰银行前董事长姜喜运因多项罪名被判死缓后,今年6月,其继任者蔡国华也站上了审判台。

据媒体报道,在今年6月的审判中,检方指控蔡国华犯有“五宗罪”:涉嫌滥用职权造成恒丰银行经济损失8.9亿余元;涉嫌贪污1022万余元;涉嫌挪用公款48亿元用于个人经营;涉嫌受贿11.8亿余元(10.7亿余元系未遂);涉嫌违法发放贷款35亿元。

五项指控中,四项涉案金额均过亿元。

但蔡国华本人对被指控的罪状几乎都进行了否认,其辩护人也对蔡做了无罪辩护。

目前,该案件具体判决结果尚未公开。

不过,如今随着恒丰银行股改重组的完成、与高管接连被查、受审,恒丰银行高管违规余波也逐渐平复。

今年5月,山东省委巡视组再次进驻恒丰银行开展巡视工作。

恒丰银行董事长陈颖表示,要全力以赴抓好巡视问题整改,全面夯实整改责任,边巡边改、立行立改,注重建立长效机制,着力解决制约发展的深层次问题,为全行高质量发展提供坚强政治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