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上半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经济造成严重冲击,国际金融市场波动剧烈。那么,上半年我国外汇收支情况如何?7月17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春英在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上半年我国跨境资金流动总体稳定,外汇市场供求基本平衡,应对外部冲击的能力明显增强。

“受疫情影响,今年以来全球的直接投资总体低迷,上半年中国的利用外资达到了4722亿元人民币,二季度增长8.4%,这是非常可喜的成绩。随着国内资本市场的开放,境外投资者投资更加便利。外汇局统计显示,今年上半年,境外投资者净增持境内债券和股票729亿美元,其中,净增持境内债券596亿美元、股票133亿美元。”

外汇管理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春英在今天上午举办的上半年外汇收支数据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展望未来,王春英强调,疫情防控、复工复产、对外开放政策、外汇市场成熟度还会继续发挥作用,下半年跨境资金流动会呈现比较平稳的态势。

“我们也会努力在海南自由贸易港多尝试先行先试的开放政策,进一步研究便利企业跨境融资的措施,可能大家未来会看到一些新举措首先在海南自由贸易港推出。”王春英介绍说。

外资中长期增持人民币资产将持续

受疫情影响,今年以来全球直接投资总体低迷。但上半年中国利用外资4722亿元人民币,二季度增长8.4%,这是非常可喜的成绩。随着国内资本市场开放,境外投资者投资更加便利。外汇局统计显示,今年上半年境外投资者净增持境内债券和股票729亿美元,其中,净增持境内债券596亿美元、股票133亿美元。

实际上,近年来中国资本市场双向开放步伐继续推进,跨境资金流动规模也在逐步上升。王春英指出,虽然现在市场环境变化比较快,跨境资金流动波动性比较大,但总体上还没有影响到境外投资者增持境内人民币资产的格局,同时资本市场项下跨境资金流动也没有影响到国内外汇市场供求基本平衡的格局和总体稳定的大局。

王春英表示,境外资金中长期增持人民币资产的格局没有变。今年以来,境外投资者持有境内股票和债券的余额总体是上升的。截至6月末,境外投资者持有的境内债券余额3691亿美元,持有的股票余额3684亿美元。她解读说:“这两个数据都是接近3700亿美元,比2019年末的余额分别上升了13%和16%,增长都是两位数。和2016年末比,债券余额是2016年末的3倍,股票余额是2016年末的3.4倍。我们觉得这种中长期发展趋势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一方面,中国对外开放政策的积极效果会继续释放。中国的债券市场和股票市场的规模在全世界都处于第二位,而外资持有的比例目前看在2%-4%的水平,这个水平明显低于国际上发达国家。从发展趋势来讲,有更好的前景和提升空间。

另一方面,人民币资产在全球范围内还是有非常好的投资价值。从当前情况看,在今年疫情冲击下,我国经济复苏比较早,显示内部的稳健性较强,各方面的指标有边际改善,我们的经济基本面是有优势的。同时,中国是少有的主要经济体中货币政策正常的国家。国际上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政策都是宽松的。从6月末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看,中国和美国的国债收益率差超过2个百分点,达到2.24个百分点,比2019年末上升1个百分点。从这个角度来说,人民币资产的投资价值相对是比较高的。再从外资流入的投资者看,境外央行类机构相对比较多,这类机构投资的稳健性是比较强的。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今年一季度末,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占比升到2.02%,是历史新高,这可以看出境外央行持有人民币资产稳步上升。

这么多的资金流入流出,特别是股票类短期投资波动较强,对我国影响是什么样的?王春英回应称,目前看是在可接受范围内。中国外汇市场总体稳定的格局是没有变的,短期波动后很快就恢复到正常水平。

“虽然现在市场环境变化比较快,跨境资金流动波动性比较大,但总体上还没有影响到境外投资者增持境内人民币资产的格局,同时资本市场项下跨境资金流动也没有影响到国内外汇市场供求基本平衡的格局和总体稳定的大局。”王春英强调。

“3月份国际金融市场剧烈动荡,我们看到市场情绪特别是避险情绪升高,境外流动性趋紧,新兴市场资金面临大规模的流出。中国也没有例外,境外投资者投资国内股票的资金有流出,同时还有一部分资金跨境投资去抄底港股,这是3月份的情况。二季度跨境股票双向投资重新恢复平稳状态。我们看到的数据,二季度境外投资者增持境内股票232亿美元,同时南下投资港股的资金流出也比一季度下降了68%,短期波动以后恢复到正常水平。这期间外商直接投资和债券市场外资,这些中长期资金还是保持净流入的。”王春英说。

上半年人民币汇率呈现双向波动总体稳定

“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范围内保持了基本稳定。但是双向波动也是比较明显,弹性是加大的,但基本是稳定的。”王春英说。

上半年人民币汇率呈现双向波动、总体稳定。具体看,随着国内宏观环境和市场情绪的变化,人民币汇率表现出有升有贬,但总体还是表现比较稳定的。从双向波动看,1、2月份人民币汇率先升后贬,3月份有所震荡,5月份随着国际市场和一些其他事件的影响又有所波动,近期有所升值,双向波动态势明显。从汇率弹性看,上半年人民币汇率最高点和最低点之间的波动幅度是4.4%,这个幅度相对说比较稳定,显现出一定的弹性。

“今年汇率到7,对没有持有太多外币资产的人来讲,没有太大影响。”王春英强调说,中国的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但在国际货币中相对是稳定的,不会对大家的生活产生巨大的影响。

一系列数据显示“人民币资产真香”

一系列数据可以证明,人民币资产真香!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此前在陆家嘴论坛上表示:境外投资者持有境内人民币债券资产近年来以年均近40%的速度增长;债券通渠道下,参与机构数量和日均交易量均超过直接入市渠道。

6月债券托管数据显示,境外机构国债托管量环比增加428亿元,政金债托管量环比增加438亿元。华泰固收团队分析认为,对于外资机构而言,中美利差是决定其增持力度的关键指标,6月国内债市进一步调整,使得中美利差再创新高,国债和政金债吸引力较强。与此同时,6月人民币兑美元维持升势,境外机构的汇率对冲成本有所下降。

债券通公司数据显示,截至6月底,债券通已汇集了2012家境外投资者。全球排名前100的资产管理公司中,已有72家完成备案入市。此外,债券通还在6月迎来了首批俄罗斯投资者,服务范围扩展至全球33个国家和地区。

作为境外投资者进入中国债市投资的重要渠道,债券通交易数据亦可体现外资对中国债市的高涨热情。上月,债券通共计成交5318笔、4221亿元人民币,净流入稳定,日均交易量达211亿元人民币;今年上半年,债券通交易量达2.331万亿元人民币,日均交易量为199亿元人民币。而2017年7月至2018年5月末期间,债券通彼时日均交易量为25亿元。

花旗中国证券服务部负责人蔡美智对记者表示,自彭博确认将中国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以来,外国投资者对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的参与热情持续提高,至今已吸引了数千亿美元进入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蔡美智表示,这一趋势还将通过债券通或银行间债券市场的直接渠道得以持续。“我们预计,富时罗素也将在今年或明年把中国债券纳入其相关指数,这必将进一步推动外国投资者加大对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的投资,因此我们对市场发展前景持乐观态度。”

外汇管理新举措或先在海南推出

王春英介绍,为了支持海南自由贸易港的发展,今年1月,外汇局批复同意在海南自由贸易港开展六项外汇管理新举措。其中三项已经正式实施,主要是:取消了非金融企业外债逐笔登记、开展境内信贷资产对外转让业务试点、简化外商直接投资外汇登记手续。

她表示,另外三项政策也在抓紧制定相关细则,具体是:实施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外汇收支便利化试点、进一步便利合格境外有限合伙人(QFLP)资金汇出入管理、开展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QDLP)试点。3月外汇局批复了海南自由贸易港开展外债便利化额度试点,允许符合一定条件的高新技术企业在不超过等值500万美元的范围内自主借用外债,主要是支持高新技术企业对外融资。

同时,王春英透露说,未来,还会密切跟踪海南自由贸易港资本项目外汇创新业务的开展情况和政策实施效果,加强事中事后管理和监测分析,及时解决政策实施过程中遇到的问题。“我们也会努力在海南自由贸易港多尝试先行先试的开放政策,进一步研究便利企业跨境融资的措施,可能大家未来会看到一些新举措首先在海南自由贸易港推出。”

未来经常账户有条件有基础维持在合理均衡区间内

一季度,我国国际收支经常账户呈现337亿美元逆差。王春英解读称,这是受疫情影响。从规模来说,一季度经常账户逆差相对GDP的比例是-1.1%,在均衡合理区间范围内。预计二季度国际收支经常账户会呈现顺差,这个顺差规模很有可能带动整个上半年经常账户也保持顺差。

“在相对均衡的情况下,小幅顺差或逆差不会代表趋势性变化,这是非常正常的。我们也经常研究怎么看顺差或逆差所处的范围,研究领域用经常账户占GDP比例来判断经常账户的失衡状况,只要在正负4%或5%的区间范围内,都可以把经常账户看做是基本平衡的。”王春英说。

未来,经常账户还是有条件、有基础维持在合理均衡区间内的。王春英表示,这里说的有条件是指,首先,决定经常账户长期发展趋势的是制造业发展水平和国内经济结构。中国制造业的产业链条是非常完整的,经济结构也在不断地升级换代。其次,决定经常账户差额很关键的一点是储蓄率和投资率的关系,中国的储蓄率在全世界仍旧维持在比较高的水平,这些都是保持经常账户平稳运行的基础因素。最后,从当前情况来看,国内疫情防控形势较好,走在世界前列,复工复产和经济活动率先企稳,稳外贸政策效果逐步显现,经常账户有条件维持在合理区间。

本文来源:中国基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