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累计确诊逾1236万例,死亡逾55.6万。美国累计321.3万,死亡13.5万;巴西累计175.5万,死亡6.9万。美国单日增超6万,巴西增3.9万,印度增2.5万。得州、佛州单日死亡创新高。南非单日新增1.3万,创该国疫情爆发以来最大。福奇称,美国疫情反弹严重地区应认真考虑重新封锁。瑞德西韦的印度仿制药来了:本周上市,价格不到正版的七分之一。

美国近期新冠病例数激增,引发全球关注。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统计数据,截至美国东部时间8日上午,美国累计新冠确诊病例已超300万例,累计死亡病例超13万例,两项数据均高居全球之首。

美国自1月21日报告首例新冠确诊病例至累计病例数达到100万例的耗时为99天;从100万例增至200万例耗时43天;而从200万例增至300万例仅耗时28天。

美国近期疫情发展有何新特点?哪些原因导致病例数大幅攀升?新冠药物和疫苗研发有何新进展?新华社记者就此采访了美国权威流行病学专家并进行梳理。

近来,美国新冠疫情呈现出病例增速快、年轻群体感染率高、西部和南部新的疫情“重灾区”涌现、无症状传播加剧等新特点,多地新冠住院病例数不断刷新纪录。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网站公布的疫情数据显示,近日全美单日新增确诊病例多次超过5万例。

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流行病学教授张作风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全美确诊病例数大幅增加,但死亡病例数增速相对平稳,住院病例和重症监护室病例数增速相对平缓。新增病例中,中青年约占半数,但病亡率较低,且死者大多有肥胖、哮喘等基础疾病。

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迭戈分校传染病系主任罗伯特·斯库利告诉新华社记者,无症状传播是目前美国疫情防控的一大难点,未来很有可能超过半数的感染者无症状,尤其是40岁以下的感染者。这部分感染者因新冠住院或死亡的比例很小,因此官方统计的确诊病例数无法真实反映病毒传播的严重程度,很可能加剧社区传播。

专家指出,各地仓促重启经济,防控措施不到位,追踪、隔离密切接触者存在问题,疫情政治化等因素加速了疫情蔓延。

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助理部长布雷特·吉鲁瓦尔近日表示,此前美国疫情曲线曾一度趋于平缓,但最近又开始上升,主要是由于南部和西部各州病例数大幅增长,而这些州近期局部暴发的原因,主要是35岁以下群体在聚集活动时未佩戴口罩或未保持社交距离所致。

自5月起,美国各州陆续“解封”,许多地区恢复了商场、酒吧、健身房等场所的运营。美国艾奥瓦大学微生物学和免疫学教授斯坦利·珀尔曼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各地重启经济进程太快,许多地区尚未做好准备就仓促复工,未能遵循相关防控和隔离措施,是导致疫情反弹的一大原因。

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重要成员、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坦言,美国在确认无症状感染者和年轻群体中病毒传播方面存在问题,未能及时采取相应隔离措施。此外,一些州开放步伐过快,很多年轻人在公众场所不戴口罩、忽视保持社交距离,加速了疫情蔓延。

福奇此前介绍说,美国政府将资助开展三种新冠病毒候选疫苗的三期临床试验:美国莫德纳公司研发的mRNA-1273疫苗将于7月率先开始三期临床试验;英国阿斯特拉-捷利康公司和牛津大学共同研发的疫苗将于8月开始三期临床试验;美国强生公司的新冠疫苗将在9月开始三期临床试验。

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8日宣布启动一项新的新冠临床试验网络,计划招募数千名志愿者参与大规模临床试验,推进疫苗及单克隆抗体等研发。

药物方面,瑞德西韦、地塞米松等药物对不同新冠患者群显示了一定临床效果,但曾被寄予希望的抗疟疾药物羟氯喹临床效果不如预期,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已停止相关临床试验。

而在巴西,一直将新冠疫情称为“小流感”的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在7月7日宣布其新冠检测呈阳性,同时重申,重振巴西经济是当前的首要任务。

实质上推行“群体免疫” 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巴西始终缺乏协调一致的策略应对。博索纳罗公开反对各州、市采取的封锁措施,呼吁巴西人回到工作岗位。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一样,他还不遗余力地推广具有争议的羟氯喹,这种抗疟疾药物未被证明可有效治疗新冠肺炎,不恰当使用反而可能引起严重副作用。

7月7日,博索纳罗表示自己正在服用羟氯喹和阿奇霉素,效果很好。他同时重申,重振巴西经济是当前的首要任务,“生活要继续,巴西必须生产,经济必须运转”。 在巴西政府内阁中,至少有13名与总统接触过的部长进行了新冠病毒检测,未检出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