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对仇恨言论疏于管理,Facebook受到大量广告主抵制。而今天,多个平等组织领导人在与Facebook高管会面后,对会议表示失望。

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和其他Facebook领导人周二会见了来自美国有色人种协进会(NAACP)、反诽谤联盟、Color of change等组织的领导人。

但在会议后,Color Of Change执行董事Rashad Robinson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们刚刚离开的会议令人失望。他们出席了会议,希望仅仅凭出席就能获得得到A的分数。”

反诽谤联盟首席执行官乔纳森·格林布拉特(Jonathan Greenblatt)周二上午表示,他和其他领导人要求Facebook将民权领导层纳入其最高管理层,并要求就其如何处理仇恨内容进行定期、独立的审核。

他在与Facebook会晤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有10个要求,实际上我们对这10个要求进行了讨论,但我们没有得到承诺、时间表或明确的结果。我们期望具体细节,而这不是我们所听到的。”

这一失望的会议可能导致广告主对Facebook的抵制进一步扩大。

近日,加拿大皇家银行(Royal Bank of Canada)、多伦多道明银行(Toronto-Dominion Bank)、加拿大丰业银行(Bank of Nova Scotia)、蒙特利尔银行(Bank of Montreal)、加拿大国民银行(National Bank of Canada)和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Canadian Imperial Bank of Commerce)均表示将在7月份暂停在Facebook平台上的广告投放。

Facebook股价今日盘后小幅下跌。

此前,Facebook的“二把手”、首席运营官桑德伯格于7月7日发布博文称,公司“坚决反对仇恨”,尽管让所有人发声是该平台的核心使命,“但不意味着散布仇恨可被接受”。

有分析认为,这代表Facebook在遭遇大量广告商的撤资压力后终于更全面“妥协”并扭转态度,将开始更有力和快速地管制仇恨言论、更好地移除平台上有仇恨和选民压制等性质的内容。

此前在6月26日,Facebook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回应称,公司将改变政策,禁止广告中的仇恨言论。在主要广告商、消费品巨头联合利华年内暂停投放广告的行动后,Facebook全球营销解决方案副总Carolyn Everson曾称,“我们不会做出任何有关营收压力的政策改动。”

而在今日的博文中,桑德伯格表示,周二已与扎克伯格一道同发起抵制活动的多个社会组织领袖会谈,并将于周三发布调研了两年的独立审计报告,成为首个进行此类审计的社交媒体公司:

“尽管我们不会执行社会组织和审计者提出的每一条建议,Facebook将很快把更多的此类建议付诸实践。公司做出的改变不是出于财务原因或广告商的压力,而是因为这是正确的做法。”

分析可知,Facebook高管的论调已与两周前不同,当时他们坚称“制定公司政策依据的是原则,而非商业利益,普遍抵制根本不是共同进步的方法”,而现在不光口气大为软化,也将对广告之外的更广泛内容采取行动。

目前有社会组织在Facebook上发起了“停止用仇恨牟利”的抗议活动,保护犹太人权益的“反诽谤联盟”、美国有色人种协进会(NAACP)等六家组织联合呼吁在Facebook做广告的企业,暂停7月在该平台的广告支出,认为后者没有在执行仇恨言论和虚假信息的政策上取得足够进步。

Verizon、Patagonia、REI、The North Face等90多家企业都有意响应行动。6月26日起,越来越多的公司加入抵制Facebook行列,包括本田汽车(美国)、阿迪达斯、联合利华、惠普、美国最大食品包装公司Conagra和微软等。星巴克、李维斯、百事、帝亚吉欧也将削减广告支出,以表示对Facebook等社交媒体美化暴力、分化公众和歧视性帖子的抗议。

这些广告主的联合抵制活动曾令Facebook股价下跌,其在6月26日午盘一度跌破216美元,日内跌幅达8.6%,创疫情以来最大跌幅。摩根大通指出,广告抵制将给Facebook的股价带来短期风险,更多品牌可能会加入抵制活动,而主流社交媒体非常依赖广告收入。

今年一季度,Facebook营业收入177.37亿美元,其中广告收入就有174.4亿美元,占比高达98.3%。此前由于疫情导致广告商在营销支出上收紧,Facebook首席财务官戴夫·韦纳已经警告,二季度公司面临“潜在更严重的广告业务收缩。” 分析师预测,Facebook 6月营收增长料为1%,三季度营收增长为7%,是公司上市以来最小的季度增幅。

据新浪财经援引媒体数据称,参与抵制Facebook的公司广告费仅占Facebook总收入的一小部分。参与抵制的前八大公司广告支出今年5月达5700万美元,仅占Facebook的美国前100名广告用户5月在平台总花费的10%多一点。Facebook的全球广告收入有76%来自中小型企业,而销售量直接和Facebook挂钩的小企业不太可能停止广告投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