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原油需求尚未复苏,油轮数量远超货物,运费出现暴跌。

6月底的数据显示,自波斯湾向亚洲地区运输原油的VLCC(超大型/超级油轮,装运量约为200万桶原油)运费已经跌至2万美元/日的水平。

这一价格不仅不到3月时创下的历史新高纪录——25万美元的十分之一,甚至不如去年同期的2.8万美元/日。

船舶经纪公司Fearnleys在一份报告中表示,“大坝已经决堤,超级油轮费率出现了早该出现的暴跌”。

另据券商Clarksons Platou的数据,可运载100万桶原油的苏伊士型油轮价格也已降至9700美元/日,运载量为75万桶原油的阿芙拉型油轮价格也下跌至8200美元/天。

纵览市场,所有油轮类别费率均接近或正处于多年以来的低点,油轮前景保持负面。

有评论指出,季节性疲软、OPEC+减产以及浮动库存开始减少,是油轮运费下跌的主因。作为原油浮动存储库的油轮开始卸货,新运输协议的需求因此减少,船舶相互争夺剩余运输协议的能力则有所增加。

Clarksons Platou分析师Frode Mørkedal表示,波斯湾地区超级油轮船东之间对货物的激烈竞争,正在对运费构成进一步的下行压力。

Evercore ISI分析师Jon Chappell则看到,美国原油出口放缓叠加OPEC减产的影响也不容小觑。

此外,浮动库存也尚未真正开始卸货,但这股逆风会持续多久,取决于需求复苏的步伐。

需求复苏越快,当前这股逆风就越令人痛苦,但市场恢复平衡的速度也会更快。

需求复苏所需的时间越长,运费大跌就没那么痛苦,但下跌的持续时间也会更长。

现在就判断库存会否在冬季高峰期复原,还为时过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