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一个月不到,德国支付巨头Wirecard就上演了一出19亿欧元财务漏洞、股价崩盘、高管被捕、最终宣布破产的惊天大戏。

一些外界人士惊诧于这家公司的传奇经历:这家公司最初从网络赌博和色情网站支付业务起家,如今发展为一个提供全方位支付业务的巨头。还有一些人称赞该公司审计师安永(Ernst & Young)勇于指出这家巨头的财务问题。

由于“消失的”19亿欧元相当于Wirecard资产负债表的四分之一,安永拒绝在该公司2019年财务报表上签字盖章,继而导致这宗财务舞弊丑闻被曝光。

不过,也有人认为,Wirecard财务丑闻给了人们一个教训:现有的审计体系出问题了。

安永卷入数起诉讼

《财富》在周四刊发的一篇评论文章将矛头对准了Wirecard的审计师:安永。

文章称,安永已经被一些Wirecard的投资者发起了诉讼。今日德国媒体Der Spiegel称,去年投资了Wirecard的日本软银打算起诉安永未能尽责。

之前,代表私人投资者的律师Wolfgang Schirp在一份声明中控诉称,在德国Wirecard的诉讼案中,安永没有指出该公司2018年账户中有10亿欧元的资产被不当入账。

在外界看来,Wirecard只是安永遭到批评的最新一则例证。此前,安永还因其对英国NMC Health Plc的审计而受到英国监管机构的调查,这家医院在4月份倒闭了。

《财富》文章猜测,安永肯定会辩称:财务报告审计不是法庭证据审计,它们不是为了揭露涉及伪造账户文件的有预谋的骗局。而且安永可能还会说,一经发现Wirecard的会计问题,他们就拒绝在这家公司会计报表上签字了。

然而,问题并没有这么简单。

《财富》文章称,Wirecard会计账目造假,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英国金融时报记者Dan McCrum的持续追踪,而不是安永。

早在2015年7月,Dan McCrum就开始对Wirecard的财务数据提出了质疑,并且就此刊发了连篇累牍的报道,包括怀疑Wirecard新加坡子公司涉嫌利用伪造和修改日期的合同来“虚增”收入。

这本应迫使审计人员提出同样尖锐的问题,或者至少有所警觉。但是,为Wirecard提供审计服务长达十年之久的安永,却是在2019年11月才终于拒绝出具审计意见。

不只是安永,四大全都丑闻缠身

同时遭到指责的不只是安永,还有另一家四大成员毕马威(KPMG)。

Wirecard在今年3月12日和4月22日发布了一份市场报告,内容是毕马威对其会计和商业行为的特别报告。那份报告并未对Wirecard的财务数据提出质疑。

不过,在4月28日最终披露KMPG的报告时,Wirecard不得不披露:审计师没有从第三方获得全面审查财务问题所需的所有数据。

所有的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以及其它一些事务所都被丑闻缠身。负责监管上市公司会计师的英国财务报告理事会(Financial Reporting Council)数据显示,在2018年4月6日至2019年4月5日期间,对审计失败征收的罚款是上年的三倍。

在南非,在德勤(Deloitte)和毕马威发生一系列审计失误后,立法者正考虑试图拆分四大。

在印度,德勤(Deloitte)在印度的分支机构未能发现Infrastructure Leasing & Financial Services公司的重大财务问题,从而导致了对四大的全面审查。

在美国,情况也好不了多少。尽管有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Sarbanes-Oxley),并且它帮助建立了一个旨在确保审计质量的非营利性公司PCAOB,但当去年9月份,PCAOB检查四大时发现了惊人的失败率:德勤的审计错误达到20%,普华永道为23.6%,安永为27.3%,毕马威更是高达50%。

《财富》文章称,更重要的是,四大的审计失败率每年都有相当大的波动,但没有明显的改善。事实上,这四家公司在最近的抽查中都有比PCAOB在2004年第一次检查审计时更糟糕的记录。

根源何在?

《财富》文章认为,审计是经济学家所说的市场失灵的一个例子。

只要审计人员继续从他们审查账目的公司那里得到报酬,这种情况就会持续下去。在现行的审计师聘用制度下,会计师们有太多的动机去视而不见。

尽管多年来各方共同努力以试图改革这种激励机制,但情况仍然如此。

美国和欧洲过去20年发布规定,要求上市公司定期更换审计公司。这是为了防止高级审计合伙人与甲方公司管理层过于亲近,或成为“群体思维”的受害者。

其他改革措施禁止会计师事务所在担任上市公司审计师的同时向上市公司提供咨询服务和税务建议。这样做是为了消除利益冲突,而利益冲突可能会让审计师不愿惹恼管理层,因为他们担心会失去更好的纳税和咨询业务。

然而,种种改革措施似乎都没有降低审计失败的发生概率。《财富》文章认为,这是因为所有的改革都没有真正解决根本的市场失灵:审计师的报酬不是由他们为之创造价值的人所支付的。审计师看起来是在为股东监督公司,真实和公允的财务报告实质上是一项公共利益,但它却不是由公众或者股东来支付费用。

审计师是由一家公司的董事会聘请的,董事会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公司股东的良好代表,更不用说维护整个公开市场的利益了。事实上,可以说,任何一家公司的股东都没有什么理由想要从审计师那里听到令人不快的事。

如何解决问题?

《财富》文章提出,审计可以成为一项政府职能,由税收支付。

但市场失灵的很大一部分可以用一种不那么激进的解决方案加以补救:证券交易所可以聘请审计公司,然后随机分配给上市公司。交易所可以通过向在交易所上市的公司和在市场上交易的经纪人收取费用来支付审计费用。

审计师事务所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出于审计任务的复杂性而得到一定的补偿。例如,审计师可能会因为审计市值较大或收入较高的公司而赚得更多。为了进一步提高审计质量,一家公司每发现重大的财务错误,就应该得到一笔奖金。

不过,可以明显看出,上述构想只适用于上市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