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股市的这一轮反弹,让大举参与的散户赚了不少,对冲基金的光环则显得黯淡了许多。但在这位对冲基金大佬看来,这并没有关系,因为散户最终会“哭着离场”。

美国传奇投资者、Omega Advisors创始人Leon Cooperman周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大量散户涌入Robinhood等平台参与交易,“在我看来,这是很愚蠢的事情,他们最终会哭着离场。”

Cooperman认为,以美国航空股为例,它们为了能够渡过危机而增加举债,这会让他们的资产负债表更加难看,但是股价却在散户推动下大幅走高,这是很不正常的事情。他称:

那种认为美国航空因为发债而让它目前的企业价值高于疫情前水平的观点,是根本就说不通的。

正是因为这些在对冲基金眼里看起来说不通的因素,推动着航空股、邮轮股以及大量低价股大幅走高。

以Cooperman提到的美国航空为例,从5月26日股价开始抬头算起,到6月5日最高涨了超过1倍,尽管随后股价有所回调,5月26日至今涨幅已然超过70%。

这一度也被视为散户“打脸”了“股神”巴菲特,今年5月初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东大会上,巴菲特表示,伯克希尔已经清仓了所持的美国航空、达美航空、西南航空和美联航四大航空公司持股。

在这之前,伯克希尔是达美航空的最大股东,是美联航和西南航空的第二大股东,也是美国航空的第三股东。但在今年一季度,航空业受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冲击,航空股股价大跌,美国航空、达美航空、西南航空和美联航当季分别累跌57%、51%、34%和64%。

除了巴菲特之外,对冲基金也在这一波行情中落后。

高盛分析师David Kostin等人在最新报告中称,今年美股跌入熊市低谷以来,在散户中人气高的个股投资组合已经反弹了61%。相比之下,对冲基金和共同基金青睐个股的投资组合反弹45%,同期标普500反弹36%。

高盛认为,散户投资表现不及华尔街精英的说法是有误导性的,散户交易活动增加扩大了股市资本流入周期股和价值股的轮转规模。

在美国的散户纷纷进场的热潮中,也不乏一些公众人物。“美国虎扑”Barstool Sports创始人Dave Portnoy在体育博彩于3月关闭后,便开设了证券账户并开始了交易。

他在网上以“全球交易者Dave”的身份直播自己的交易,尽管对股票一无所知,他还是非常不谦虚地嘲笑了“股神”巴菲特,在奚落巴菲特抛售航空股的同时,得意洋洋的说自己在他抛售当天便赚了30万美元。

他还提到,巴菲特是一个被淘汰的投资者,该洗洗睡了。而自己作为新生代投资者,比巴菲特强是不争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