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夜原油市场出现了极为历史性的一幕: WTI5月合约交割在即,因为需求数据大降、存储难度陡增等问题,5月合约一路暴跌,接连跌穿从10美元到1美元九道整数位心理关口,在距收盘不到半小时前跌为负值,日内跌幅超过100%,临收盘前一度跌至-43美元/桶,最终收报-37.63美元/桶。

负数油价意味着:卖家愿意为了让买家接货,不仅原油不要钱,还愿意倒贴。

油价真的一文不值了吗?当然不是!这是一场罕见的“逼死多头”的大戏。

需求雪崩、存储无门

这一幕到底是如何产生的?

这要从期货本身说起。期货的本质意义是交易双方在未来某一时间交收一定数量的商品,商品可以是大豆、石油等实物商品,也可以是股票、债券等金融资产,期货是一份契约合同,期货市场则是一个投机市场,绝大部分期货交易者都不会接触到实物商品。

大多数期货在即将到期的时候,交易商可以选择平掉本期合同,然后购入下一期期货,在行业内称为“展期”。

正常情况下即将换月的两种期货合约的价差不会过大。但是这一次,WTI 5月合约和6月合约的价差已经超过9美元,意味着期货合约从一个月滚动到下一个月,投资者若要保持相同的头寸,成本将增加45%,这十分罕见。

从时间上看,WTI 5月合约将在4月21日(北京时间22日凌晨02:30)进行交割,多数交易商会在4月16日-20日展期。

但在这个展期的关键时间点,一系列消息冲击了5月合约:

首先是及其疲弱的原油需求。最新研究数据显示,4月,全球原油需求将收缩约2900万桶/天,2020年全球石油需求将暴跌至创纪录的930万桶/日。两项数据对油价来说都是致命的打击。

其次是存储空间告急: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周中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10日当周,美国原油库存(不包括战略石油储备)较此前一周增加1924.8万桶,美国原油库存变化值连续12周录得增长,涨幅续刷纪录新高。俄克拉荷马州库欣原油库存增加572.4万桶,前值增加641.7万桶;库欣原油库存变化值连续6周录得增长。

这一系列数字意味着:贸易商很快就没有足够空间来储存原油了。这导致近月合约的价格要远低于远月合约,反映出供应过剩的预期。

5月多头被“活活逼死”

对交易商来说,如果不平掉5月的多头合约,意味着将收到石油现货,而且只有几天时间告诉卖方自己如何收货。对大多数没有接触过实物交易的交易商来说,简直就是活脱脱的原油交易版“网恋奔现”。这时候想去库欣找到石油存储空间,基本是不可能的。

随着交割时间的临近,这种供需矛盾越发明显,5月合约对纯虚拟交易的交易商来说已经成了烫手山芋,5月的多头成了空头“砧板上的肉”。

于是,原油史上罕见的“负数油价”一幕出现了。

5月合约已崩,6月合约瑟瑟发抖?

需要说明的是,尽管受到5月合约价跌至负值影响,6月WTI合约价格也大跌了16%,但仍然在21美元上方。

新的博弈又开始了,6月合约的多头有几个利好消息:

需求侧:欧美接近复工,原油需求会出现一定的回升;

供给侧:OPEC+原油减产从5月开始,5,6两个月的减产幅度达到近1000万桶/日;

但事情没那么简单,5月多头面临过的窘境依然存在:

需求能恢复多少?欧美复工的节奏能多快?目前的步骤看仍然小心翼翼。即便考虑中美同时加强原油储备,其对需求的提振远远不足以弥补巨大的供需缺口。

而面对惨淡的经济和严峻的疫情,沙特、俄罗斯为首的减产国家执行减产协议的力度有多大?有美联储托底流动性,美国页岩油生产商的减产会如期而至吗?

这些不确定性将决定接下来6月合约的命运,而唯一确定的是:库存容量有限。

也就是说,面对历史性的需求崩塌,6月的原油博弈将异常激烈。

不过这都是市场博弈,作为消费者,不要做加油还想赚钱的美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