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近消息显示,沙特与俄罗斯有望很快一致同意再度联手减产,俄罗斯可能大幅减产。但国际原油跌势未改,仍在连续两日大涨后回落。

4月7日周一欧股早盘时段,俄罗斯主权财富基金“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RDIF)的CEO Kirill Dmitriev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俄罗斯与沙特政府“非常接近”达成协议。Dmitriev说:“我认为整个市场了解,这一协议非常重要,它将带来很大的稳定,对市场来说稳定极为重要。我们很接近(达成协议)了。”

但Dmitriev的表态并未扭转国际原油期货周一的跌势。布伦特原油仅转涨不到20分钟,后迅速转跌,美股盘前曾跌破33美元,日内跌幅一度超过3.8%,美股开盘后重上33美元,但在早盘时段再度逼近32美元关口,跌幅扩大到6%。

此后媒体消息称,俄罗斯准备为了提振油市大幅减产,但未透露具体的减产规模。政府与行业的消息人士称,考虑到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需求疲软情况,合计减产1000万桶/日可能还不足以稳定油市。

上述消息传出后,原油期货抹平部分跌幅,再度短线重上33美元,跌幅一度收窄到2.6%左右,美股午盘再度跌破33美元,跌幅扩大到3%以上,午盘跌幅超过4%。美国WTI原油在美股早盘跌幅曾达7%,午盘跌幅超过6%,全天始终处于下跌区间。最终布油收跌3.1%,收报33.05美元/桶,WTI收跌7.97%,收报26.08美元/桶。

按照上周五公布的计划,4月6日本周一,俄罗斯等此前与OPEC联合减产的产油国、即OPEC+将举行视频会议,讨论如何支持油市,上周末媒体称会议推迟到本周四举行。周一美股午盘时段,媒体称OPEC+的代表透露,OPEC+国家受到会议邀请,将在4月9日维也纳时间下午4点(北京时间22点)召开紧急会议,讨论为应对疫情危机而减产。又有媒体称,OPEC+邀请OPEC+以外的7个国家参加紧急会议,包括巴西和挪威,受邀名单中不包括美国和加拿大。OPEC+周四可能同意石油减产,但前提是美国也加入减产行列。

就在上周五,普京表示,可以就全球减产1000万桶/日进行磋商,但必须是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主要产油国都加入减产。媒体评论称,这是自OPEC+减产协议磋商破裂以来俄罗斯政府首次承认,愿意重新加入OPEC的联合减产,也是俄政府首次释放信号,显示其愿意结束与沙特长达一个月的价格战。普京表态后,上周五国际原油继续走高,布伦特原油收涨近14%,美国WTI原油涨近12%,全周分别累涨36%和31%以上,创史上最大单周涨幅。

在上周五大涨以前,上周四特朗普称,他在同普京和沙特王储通话后预计沙俄两国将减产1000万桶,可能最多减1500万桶,布伦特原油日内涨幅超过40%,WTI涨超30%。克里姆林宫发言人Dmitry Peskov后否认普京曾与沙特政府沟通。尽管原油涨幅此后有所收窄,最终WTI和布油仍分别收涨24.67%和21.02%,双双创史上最大单日收盘涨幅。

沙俄均期望美国参与减产 美国内部存分歧

目前沙特和俄罗斯都在寻求美国的合作。上周日,OPEC内部仅次于沙特的第二大产油国伊拉克的石油部长称,OPEC及其盟友需要OPEC+外部产油国的支持,他特别提到了美国、加拿大和挪威。

媒体指出,克里姆林宫本周一强调,一切协议都需要此前未参与联合减产的产油国参与。这显然是在对美国喊话。本周一稍早克里姆林宫发言人Dmitry Peskov表示,俄政府准备与其他主要石油出口国合作。Peskov称,为了稳定市场,也将需要那些此前未参与联合行动的国家参与。实际上那些目前在工作接触的国家就在谈这个。但普京没有任何近期与特朗普或者沙特国王讨论的计划。

美东时间周一稍早,美国能源部发布声明称,就全球石油市场当前的挑战和不稳定,美国能源部长Brouillette参与了同沙特能源大臣的一场“ 有建设性探讨”,两人同意“在近期的G20国家能源部长会议期间急需对话”。

政治风险顾问公司Eurasia Group的中东及北非研究团队负责人Ayham Kamel评论称,合作框架的细节是复杂的,不过总体形势看来显而易见:要么全部押注,要么没有协议。无论从政治上还是经纪上,普京和沙特王储都需要美国以某种形式参与。
上周五,特朗普同埃克森美孚等美国大型石油企业的CEO会晤。会后没有公布任何协议,特朗普的言论反映出,美国业界认为,应该让市场力量决定油价。他在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这是自由的市场,有一些伟大的公司,他们会搞清楚。他同时说,关税无疑是可用的工具之一。

从最近的表态看,目前美国业内对是否应该帮助减产存在分歧。

美国石油业协会反对减产,称此举将伤害本国行业。但美国最大产油州得州监管机构德州铁路委员会的委员Ryan Sitton表示,该州会考虑参与减产协议。

按照美国的法律,得州这样的州有权管理产油量,可是联邦政府无权管控,一些企业自行组织的联合行动还可能被视为违反反垄断法。

Kamel预计,OPEC+的磋商破裂将最有可能导致美国禁止进口非北美地区产油,或者对这些地区的产油施加灌水,但那将只能暂时缓和WTI的压力,然后美国产油商面临的停产压力就又会增强。

油市之痛在需求 油价恐长期低位

一些市场人士预计,达成某种协议是最有可能的结果,因为推升油价最符合全球各产油商的利益。Vital Knowledge的创始人Adam Crisafulli提到,连加拿大和挪威这种以往不参与全球供应行动的国家都在承诺要行动。他预计可能最终不会共同减产1000万桶,但本周之内很可能达成某种限产。

但不少市场人士预计,即便达成联合减产协议,油价也将长期停留低位,因为疫情对需求造成了史无前例的破坏。换言之,供应面的影响力不及需求受创。

Rystad Energy的石油市场主管Bjornar Tonhaugen警告,要为油价很快再次下跌做准备,因为市场参与者会认识到,真正必须面对的问题是需求下滑,就算达成了联合减产,也无法弥补需求那么大的缺失。

高盛的大宗商品研究全球主管Jeffrey Currie上月不止一次指出,原油因为疫情失去了大量需求,流失的规模是史无前例的。高盛上周五称,即使沙特和俄罗斯就石油减产达成协议,双方的相互协调也将导致协议延迟和逐步实施。相信石油减产“至少在几周内都不具有实质性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