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企业刚经历了国内疫情带来的上半场供给冲击,又要经历海外疫情带来的下半场需求冲击。外需衰退和供应链中断同时发生,在需求端,冲击主要发生在出口依赖度较高的行业(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纺织品;部分可选消费品;部分机电设备;部分金属、非金属、化工制品等)。

在供给端,供应链收缩主要影响加工贸易占比较高的行业,疫情缓和后会有较快恢复。如果2020年OECD经济增速降至0%/-1.5%/-3%,国内出口增速可能降至-10%/-20%/-30%。

一、海外经济衰退对中国全年出口和经济增速的影响估计

国内出口企业刚在1季度经历了疫情带来的供给冲击(开工难、复工复产难,1-2月出口增速-15%、工业增加值增速-13.5%),又将在2-3季度经历海外经济衰退带来的需求冲击(订单砍单),压力至少会持续到今年4季度。

定量来看,OECD实际GDP增速每下滑1%,国内出口增速(美元计价,下同)平均下滑6-7%。2009年OECD实际增速因经济危机从2008年的0.3%降至-3.5%,相比之下,此次新冠疫情导致各主要经济体经济活动同时“拉闸”,短期的经济增速下滑幅度可能接近或大于2009年。如果2020年OECD经济增长从2019年的1.6%降至0%/-1.5%/-3%,则国内出口增速可能降至-10%/-20%/-30%。

由于出口对消费、投资、政府支出和进口都有影响,因此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并不如国民经济恒等式GDP≡C+I+G+X-M所展现的那么简单。根据林毅夫(2003)的测算,20世纪90年代出口对经济增长的弹性约为0.1,即出口每增长10%可促进国内经济增长1%。就可比性而言,2019年的外贸依存度(进出口金额/名义GDP)为31.8%,稍低于90年代均值34%,但一般贸易占比为57.8%,高于90年代均值47.3%,考虑到一般贸易对国内增长的带动高于加工贸易,当前出口对经济增长的弹性可能接近或略高于90年代水平。

照此估算,剔除价格因素后,2020年出口-10%/-20%/-30%的冲击可能导致国内实际GDP增速下滑0.8%/1.5%/2.2%。

二、外需收缩对中国出口产业的影响对比

海外经济衰退对中国出口产业的影响分为两部分:一是海外疫情对外需的影响,二是外需对中国出口产业的影响。参考国内1-2月的经济数据,疫情主要冲击可选消费和投资,对必需消费的影响不大。所以海外疫情对中国出口产业链的影响,主要集中在可选消费品(非必需消费品)和资本品(用于生产的机器设备等)。

外需对中国出口产业的具体影响可以用出口依赖度来衡量。一般来说,商品的出口依赖度越高,受外需下滑的影响越大。参照投入产出表,我们用“出口/(国内产出+进口)”衡量出口依赖度,即某种商品的外需占总需求的比重(国内产出+进口≡国内使用+出口)。

根据2017年投入产出表所计算的84种出口商品的出口依赖度如下表所示,其中出口依赖度较高的商品为以下五类:

1. 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通信设备,计算机,广播电视设备和雷达及配套设备,电子元器件,视听设备;

2. 纺织品:纺织制成品,纺织服装服饰,鞋,皮革、毛皮、羽毛及其制品,针织或钩针编织及其制品;

3. 部分可选消费品:家具,家电,文体娱乐用品,工艺美术品;

4. 部分机电设备:文化办公用机械,输配电及控制设备,泵、阀门、压缩机及类似机械,电机,仪器仪表,物料搬运设备,化工、木材、非金属加工专用设备,电池,锅炉及原动设备;

5.  部分金属、非金属、化工制品:陶瓷制品,橡胶制品,金属制品,塑料制品。

三、海外供应链停产对出口产业的影响

出口产业除受外需影响之外,还受到海外供应链因疫情导致停产减产的影响。货物出口分为一般贸易出口和加工贸易出口,一般贸易出口的原材料和设备等主要来自国内,加工贸易出口所需的部分原材料和设备需要依靠进口,出口受外需和海外供应链停产减产的双重影响。2019年,与加工贸易出口相关的来料、进料、设备等进口金额占总进口额的20%。

近20年我国加工贸易占比逐渐降低,从1999年的高点57%降至2019年的29%,但不同出口品之间的差异较大。加工贸易占比超过30%的出口品包括:

1. 通信设备、计算机和其他电子设备:计算机制造、通信设备制造、电子器件制造;

2. 仪器仪表:工业自动控制系统装置等通用仪器仪表制造、环境监测/运输设备/地质勘探/导航测绘/电子测量等专用仪器仪表制造、光学仪器制造;

3. 造纸印刷和文体教育用品;

4. 交通运输设备:汽车制造、铁路/船舶/航空航天设备制造等;

5. 电气机械和器材:电机制造、输配电及控制设备制造等。

图1:2018年各类出口品加工贸易金额占比

以上加工贸易占比较高的制造业,均不同程度涉及高技术设备和零部件制造,部分设备和原材料的国产化率低,进口依赖度高。我们计算了上述行业相关进口品主要来源国家/地区的进口金额占比,并结合了进口比重较高地区的疫情情况,得出疫情对于相关出口产业的海外供应链影响结果如下(注:Other Asia在UN Comtrade中指中国台湾等其他未提及的亚洲地区):

1. 半导体产业(供应链受疫情影响:中低)

通信设备、计算机和其他电子设备的加工贸易出口占比高达64%,远高于其他出口品类,主要原因是半导体及相关产业设备和零部件的自给率低。半导体的供应链高度全球化,一个地区的运营限制造成的短缺,无法轻易通过其他地区的生产来弥补。

半导体产业链中游的的芯片设计企业以研发人员为主,能在一定程度实现远程办公。半导体产业链中游的芯片制造企业,对生产线的洁净度要求极高,工作人员原本作业时就需身着隔离服,大多可以做到不停工。因此半导体产业主要面临的是原材料供应不足或交付延迟的风险。

从半导体产业的相关进口来源国比重来看,中国台湾、韩国、日本、美国以及东南亚国家(代工厂出口组装产品)是主要进口来源地。目前日韩疫情造成大规模停工停产的风险暂时可控,东南亚国家累计确诊人数不多,供应链收缩对行业出口的冲击尚不明显。

考虑到通信设备、计算机和其他电子设备出口占国内总出口金额的比重接近30%,且60%以上的出口依托于进口,后续应密切关注日韩东南亚等国的疫情发展情况。近期韩国疫情有所好转,但3月24日以来日本新增确诊人数有快速上升的势头,菲律宾、马来西亚、泰国、新加坡近期新增确诊人数也有抬头迹象。

图2:半导体产业相关进口来源国金额占比

交通运输设备的加工贸易出口占比为36%,其中汽车零部件的相关进口主要来自德国和日本,合计占比接近60%,此外还有约17%来自韩国、美国和法国,进口集中度较高。

3月中旬以来戴姆勒、宝马、大众等已经关闭所有或大部分欧洲工厂以及部分美国工厂,通用、福特已经关闭所有美国工厂,日本和韩国的工厂关闭/停产规模暂时不大。大规模停工面临巨大的固定成本,因此近期部分车企正在讨论4月复工的可行性。但即便复工,工位间距拉大、生产设施频繁清洗消毒等也将降低生产效率,因此进口自欧美的汽车零部件相关出口将受到较大冲击,进口自日韩的相关出口受影响暂时可控。

图3:汽车零部件制造相关进口来源国金额占比

3. 航空航天器及其零件(疫情影响:较高)

航空航天器及其零件也属于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相关进口超过半数来自美国(波音),还有28.5%和12.7%来自法国和德国(主要是空客),进口集中度非常高。

3月下旬,波音公司关闭了位于华盛顿州西雅图的埃弗雷特工厂,该厂是波音公司乃至全球最大的飞机组装工厂;近期空客西班牙工厂将全面停产,英国和德国工厂也将停产3周,法国图卢兹总装工厂的员工在岗率降至10%-15%。

图4:航空航天器及其零件制造相关进口来源国金额占比

 4. 仪器仪表及零部件(疫情影响:中低)

仪器仪表制造业的加工贸易出口占比为38%,相关进口品主要来自日本、韩国、中国台湾、美国和德国,合计占比接近75%,后续要继续跟踪日本韩国以及美国欧洲的疫情进展。 

图5:仪器仪表制造相关进口来源国金额占比

5. 电机和输配电及控制设备(疫情影响:中等)

电气机械及器材的加工贸易出口占比为31%,其中电机制造业的相关进口主要来自日本和德国,各占比约20%,韩国和美国合计占比13%,进口集中度不高。输配电及控制设备的相关进口结构与电机类似,来自日本和德国的进口超过4成,其他进口分散在韩国、中国台湾、美国、东南亚各国等。

图6:电机制造相关进口来源国金额占比

 

图7:输配电及控制设备制造相关进口来源国金额占比

 

本文来自公众号雪涛宏观笔记,作者宋雪涛、赵宏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