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证券邹恒超在其报告中写道:

20家A股上市银行2019年报披露完毕,并有9家银行举办了业绩说明会,我们总结了一些共性问题,供投资者参考。

贷款需求和投向:贷款需求2月份阶段性萎缩,3月份业务在快速好转,疫情之后贷款投向会有所改变,受国际疫情影响对出口加工企业投放可能会慎重。

(1)贷款需求2月份阶段性萎缩,3月份业务在快速好转。(1)2月份个人消费贷款和住房按揭贷款下滑比较明显,贷款主要投向了稳投资复工领域,像交通运输、建设水利等基础设施,一些受疫情冲击的行业贷款投放显著放缓。大中客户有所增长,小微贷款有所放缓;(2)3月份以来贷款需求还是比较强,随着各地陆续复工复产,信贷需求逐步恢复。信贷投放总的来看公司类贷款较多,后续储备不断增加;从品种来看,流动资金贷款的增速、增量和累放都增加,项目贷款增量同比增加但是累放额同比有所下降;从行业来看,传统基建行业占比高,新基建在增长,但是基数不大,行业增长较多的是制造业贷款;区域来看,公司类贷款东部地区增加较多,尤其是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区域。

(2)贷款投向会有所改变,受国际疫情影响对出口加工企业投放可能会慎重。(1)加强对交通能源、公共服务、卫生医疗等重点领域的投放,新基建、老基建需求明显增加,政府采购和电子政务合作机会增加;(2)继续做好制造业稳增长的工作,主动对接企业复产,积极满足企业复工复产的流动资金需求,信贷投放将重点围绕先进制造业及传统制造业的转型、升级;(3)房地产开发贷款持续坚持“房住不炒”的指导思想,房地产公司贷款整体保持总量适度平稳增长,重点支持普通住宅开发建设、一线城市和部分省会城市等的刚需。

息差:2020年银行的息差将受承受压力,主要是基于受MPA定价考核、LPR利率下行,以及疫情对贷款定价的综合影响。

(1)资产端:面临几个方面的压力,一是LPR的下行趋势,二是债券收益率下行,三是3月起推进LPR转换,会导致贷款利率下行。(1)从定价来看,央行引导融资成本下降意图是很明显的,有效降低实体经济的成本是一个大的背景,再加上银行主动寻找风险相对低的客户,贷款定价下行是大概率事件;(2)全球无限量量化宽松,央行报告流动性合理充裕,可以预期市场业务收益率下行;(3)存量的浮动利率贷款定价基准转换工作已于3月1日开始启动,随着LPR的下行,贷款的收益水平也将相应的下降。

(2)负债端:有一些利好,比如当前流动性较好,央行也在着力规范不规范的存款,包括创新产品、结构性存款,预计负债成本率有下降的趋势,但是与资产端相比,它还是相还是相对刚性的。央行表示会综合考虑经济增长、物价水平等基本面情况,对存款基准利率适时适度的做出调整,但基准存款利率是否下行有待观察,存款利率与CPI水平紧密相关,CPI目前比较高。

资产质量:第一轮境内疫情总体影响可控,第二轮全球疫情影响还需观察。我国经济的全球化程度比较高,随着全球疫情形势进一步的演变,也可能对国内的经济产生新的冲击,不确定性也在进一步的增加。各国政策将问题延后暴露,以时间换空间,帮助企业度过难关。

(1)国内疫情影响:2月末银行业平均不良率环比1月上升5bp,某国有大行不良率较年初上升6bp,某股份行不良率较年初上升10bp。疫情发生以后,经济活动明显放缓,实体经济受到了这种负面的冲击,以传导至银行体系,对商业银行的资产质量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从行业的维度来看,零售、批发、贷款、餐饮、住宿、交通运输、文化旅游行业的客户,受到了直接的影响,经营管理严重的承压,制造业、房地产业受到了影响,也相对比较大;从区域维度来看,湖北地区受到的冲击是最大的,华东、华南等经济较为发达、外来务工人员占比较大的这种地区,因延迟复工的影响,资产质量也是承压的;从客户维度上来看,个人客户、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受到的影响程度也是比较大的,其中信用卡业务新增风险受影响是最大的。

(2)海外疫情影响:现在主要看境外情况,如果境外疫情不能得到很好的控制,出口企业受到的影响较大,会影响银行经营,这是在今年贷款投放中需要格外慎重的地方。如果全球疫情得不到有效控制,受国际产业链影响,中国银行业在三季度可能承压,中小企业受到的冲击更大,此外因疫情影响暂时失去收入来源或还款不便的个人客户违约率也有所升高;海外机构客户以大型全球跨国企业及机构所在地的大型优质企业、中资走出去企业为主,短期来看受到冲击有限,但中长期确实存在一定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