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猛烈袭击了亚洲、欧洲和北美的发达经济体之后,新冠病毒开始席卷整个发展中国家。

根据研究公司Capital Economics的数据,今年新兴市场的经济产出预计将下降1.5%,这是自1951年以来的首次下降。整个新兴市场的损失可能会比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和1980年代的拉丁美洲债务爆发时期都更为严重。

即使某些发展中国家避免了疫情的广泛爆发,发达国家的“闭关锁国”和预期衰退也将对他们的经济造成沉重打击。

发展中国家缺乏经济多样性

多数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多元化程度较低,更多地依赖于诸如石油、海外打工汇款以及旅游业等服务行业。他们没有多少钱可以花在减轻国内公司的负担上,而社会保障体系也较弱。比如巴西和墨西哥没有为下岗工人提供失业保险。

下面一组数据可以较为清晰展示这种情况:

菲律宾海外汇款占GDP的10%;而像小国萨尔瓦多,这一比例可以达到20%。

旅游业占泰国经济总产值的近12%,牙买加旅游业占比则高达34%。

石油占尼日利亚联邦预算的65%,占其出口收入的86%。

泰国的旅游胜地芭堤雅、墨西哥的坎昆,已经没有了游客

不敢降息也不敢印钱

与许多工业化国家不同,新兴市场国家的央行在印制货币时会引起人们对通货膨胀的担忧。

降低利率也通常会导致货币贬值。最近几周,墨西哥比索,俄罗斯卢布和南非兰特兑美元汇率下跌了约20%。

华盛顿智库威尔逊中心的南美专家本杰明·格丹(Benjamin Gedan)说:“新兴市场在危机中总是令人担忧,只要新兴市场需要资金,它就会逃往更安全的地方。你越是依赖出口,那么商品出口的价格和数量越是下降。然后货币贬值,美元债务激增。”

阿尔及利亚、黎巴嫩、伊拉克、厄瓜多尔、智利和哥伦比亚,这些在去年经历了内乱或者抗议浪潮的国家,很快陷入了低迷。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自1月21日以来,新兴市场已撤出创纪录的820亿美元。

今年新兴市场的资本外流已经超过820亿美元

这将增加借贷成本,并可能促使负债累累的国家(例如厄瓜多尔和阿根廷)违约。过去六周中,新兴市场股票下跌了20%,抵消了2017年以来的所有涨幅。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说,大约有80个国家向其寻求紧急援助。

许多国家的财务状况还不如08年

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许多发展中国家的情况甚至还倒退了。例如巴西,去年底,巴西政府债务占GDP的比例达到了75.8%,而2008年12月为58.6%。根据数据公司IHS Markit的数据,今年巴西的经济现在预计将下滑约4.5% 。

南非的信用评级在3月27日被下调为“垃圾”状态,这意味着许多美国和欧洲的养老基金将无法再购买其债务。而最糟糕的阿根廷,将连续第三年遭受衰退,并被排除在信贷市场之外,连评级资格都没有。

而印度预计将面临30年来的首次经济收缩:日本野村银行(Nomura bank)预测印度经济将萎缩0.5%。当前印度失业率已经达到6.5%,是30年来的最高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