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自爆高管虚报超高销售额的丑闻后,瑞幸咖啡开始陷入法律诉讼的泥沼。

美东时间4月3日周五,美国佛罗里达州律师事务所Barbuto & Johansson, P.A.(BARJO)发布公告,通知瑞幸咖啡的投资者,已经代表从去年5月17日到今年4月2日(含在美IPO期间)购买过瑞幸咖啡股票的投资者,以证券欺诈罪名对该公司提起集体诉讼,寻求根据美国联邦证券法弥补投资者的损失。

BARJO自称,有30多年依据证券法代理集体诉讼的经验,其列举的经手案例中包括,起诉爆出财务造假丑闻并破产的能源业巨头安然、油服巨头哈里伯顿。

BARJO指控瑞幸咖啡及部分公司管理者,在公司的运营与合规政策上误导投资者。具体而言,瑞幸篡改了某些财务业绩的指标,隐瞒了夸大指标的事实,其财报展示的公司财务健康状况言过其实,因此并不可信。

BARJO还提到,在经调查发现伪造交易总额22亿元人民币(约3.1亿美元)后,瑞幸咖啡的刘姓首席运营官被停职,该公司股价于4月2日开盘报4.91美元,较前一交易日收盘价26.20美元跌超80%。2日当天,瑞幸披露正在调查刘本人及某些造假的员工。

BARJO公布发起集体诉讼后,有媒体称,一位名叫Christopher Sterckx的股东也在起诉瑞幸咖啡。他在美东时间周四递交美国纽约东区法院的诉状中称,去年5月17日到今年4月2日期间,他购买了瑞幸咖啡的股票,因为股价暴跌蒙受巨大损失。他寻求代表有类似境况的个人起诉瑞幸。

最近瑞幸咖啡的股价表现显示,BARJO所说的股票投资损失还在扩大。

在本周四公布22亿元造假后,瑞幸咖啡当天股价重挫,盘中多次触及下跌熔断被迫暂停交易,最终收跌逾75%,周五进一步下挫。周五盘前,瑞幸跌超20%,虽然开盘涨10%,但很快转跌,早盘跌幅一度超过15%。

而且,因为瑞幸被认为属于神州系公司,周五神州系另一在港上市公司神州租车开盘暴跌,一度跌超70%,到发布停牌公告暂停交易时,早盘跌幅达54.42%。此前曾担任瑞幸咖啡IPO承销商的中金公司周五跌幅一度扩大至4.9%,创3月23日以来最大跌幅。

更多官司和监管处罚将至 瑞幸面临破产危险

集体诉讼只是冰山一角,瑞幸咖啡的麻烦刚刚开始。

瑞幸咖啡此次公布的造假交易行动始于去年二季度,造假总额几乎和去年第二和第三两个季度的合计销售收入相当。评论称,除了官司缠身,瑞幸及其董监高可能面临监管方的调查和重罚。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金融与会计学教授芮萌认为,瑞幸咖啡可能被机构投资者起诉,可能面临远超公司总资产规模的天价索赔,最终可能破产。

哈佛法学院公司治理论坛的分析文章称,针对公司或个人违反证券法的行为,美国证监会(SEC)的民事处罚标准非常严苛,重者可能会被累计处罚至数百亿美元。

如果以因盈利造假最终招致破产的安然案作为先例,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许峰律师向新浪指出,瑞幸咖啡、公司相关董监高和审计机构等中介机构可能面临来自投资者的巨额集体诉讼。根据美国法律,提供不实财务报告和故意进行证券欺诈的犯罪要判处10至25年的监禁,个人和公司的罚金最高达500万美元和2500万美元。此外,审计机构也可能会涉嫌犯罪,可能要面临严格的举证责任。

美国成美律所事务所的合伙人柳治平律师认为,瑞幸咖啡造假可能触动美国证监会(SEC)调查,SEC可能会同美国司法部开启针对公司以及相关责任个人的刑事调查。

许峰则是预计,瑞幸公司可能会遭到美国证监会的巨额罚款。如果瑞幸咖啡国内的公司财务出现问题,中国证监会以及财政部门也可以介入调查。

事实上,中国证监会本周五发布的声明已经透露了这样的监管行动信号。证监会称,对瑞幸咖啡的财务造假行为表示强烈的谴责,“将按照国际证券监管合作的有关安排,依法对相关情况进行核查,坚决打击证券欺诈行为,切实保护投资者权益。”

瑞幸模式遭质疑 中概面临严监管

在瑞幸咖啡自爆巨额造假以前,今年1月末,知名做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公开表示要做空瑞幸,因为根据其收到的长达89页匿名报告,自去年三季度起,瑞幸就存在捏造财务和运营数据的行为,去年三季度和四季度,瑞幸每家门店每日的销售量至少分别虚增了69%和88%。

在浑水爆料前,瑞幸咖啡已经在去年12月下旬实现了上市七个月股价翻倍,当月数据公司Thinknnum称,截止12月16日,瑞幸在华门店达4910家,较星巴克同期门店数多600家。这是瑞幸在大本营中国市场的门店数首次超过星巴克。

在浑水爆料当月,今年1月瑞幸的市值首次超过100亿美元。瑞幸当月还通过增发股票和发行可转债募集了共7.78亿美元,表示将融资用于将业务扩大到无人零售领域,在无人售卖机上销售饮品。

瑞幸咖啡此后否认浑水的所有指控,但新近曝光的丑闻让瑞幸的否认显得苍白无力。

在瑞幸咖啡自爆造假22亿元次日、本周五安永称,在审计2019年年度财报的过程中发现,瑞幸的部分管理人员在2019年第二季度至第四季度通过虚假交易虚增了公司相关期间的收入、成本及费用。

香港投资管理公司Adamas Asset Management的董事总经理Brock Silvers认为,此次暴露的不当行为只是一眼就能看到的问题,它背后的问题是瑞幸的商业模式。瑞幸的人员在肆无忌惮地执行闪电战一般的新店部署行动,可能新冠肺炎疫情还让加剧了这种毫无规则的行事作风,由此产生的生产力不足可能是财务造假的动因。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芮萌教授预计,瑞幸咖啡的财务调查将对其他在美上市中国公司产生更大范围的影响。可以预见,这些中概股将面临更严格的监管环境和更密切的审查。而除此之外,一些与瑞幸合作的金融服务机构可能也会受到处罚。“这都是联系在一起的,他们只是发债,那么问题就是,财会工作是怎么完成的。”

在回顾本周四市场的美股早报中,海通国际甚至将瑞幸咖啡的丑闻比作“一颗老鼠屎”,称丑闻的影响绝不会仅限于瑞幸自身,“所有的中概股都会被连带。”不管最后自查结果怎样,“数据造假这个大帽子将再次死死扣在中国企业头上”,SEC应该也会借机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