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阿拉伯与俄罗斯的纷争,导致油价创下史上最大单季跌幅,同时冲击了全球石油企业的营运。美国页岩油企业Whiting Petroleum周三宣布,已经向法院申请破产,成为首家因为油价战申请破产的企业。

Whiting Petroleum周三在声明中表示,由于沙俄油价战,以及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导致了原油及天然气价格严重低迷,使得该公司必须进行财务重整。

Whiting Petroleum还表示,公司已与部分债权人达成协议,通过削减公司约22亿美元的债务,来交换重整后公司的部份股权,原有股东则将取得3%重整后公司的新股。

不过,Whiting Petroleum也表示公司将继续保持营运,相关供应商、合作伙伴及员工都将不受到破产重整影响,并预计2020年将生产约4200万桶原油。

事实上,不仅仅是Whiting Petroleum,沙特突然挑起价格战之后,美国页岩油开采商集体傻眼了。

30美元的油价几乎让美国页岩油开采商“全军覆没”——挪威能源业咨询公司Rystad Energy警告,绝大多数开采商无法盈利,数量超过100家。

只有埃克森美孚(Exxon)、雪佛龙(Chevron)、西方石油公司(Occidental)、Crownquest和New Mexico这五家公司还能在油价31美元时赚钱。对于其他开采商来说,采新井基本上就是采油越多越赔钱。

而如果油价维持在每桶30美元附近,生产商将被迫减少钻探活动,从今年年底到明年年底,美国石油的日均产量可能减少200万桶。这将是大约20%的产量下降。

连锁反应

由于国际油价崩跌,Whiting Petroleum股价也在过去3个月内暴跌91%。美股周三开盘后,Whiting Petroleum股价也再度崩跌44%,仅剩下0.37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Whiting Petroleum是中国第一只原油基金、华宝基金旗下华宝油气的第一大重仓股。

除了这家公司之外,华宝油气的前十大重仓股还包括APA阿帕奇、EQT能源、RRC兰奇资源、CPE卡隆石油、SWN西南能源、Parsley Energy、CXO康休、NBL诺贝尔能源。

在前十大重仓股中,相当一部分是处于亏损当中的中小油气开采商。

这就不难解释为何华宝油气成立以来净值已经亏掉八成多,该基金因其业绩表现而饱受基民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