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全球市场上充斥着来不及消费的廉价原油,导致升水(contango)结构加剧。罕见的期现价差刺激着贸易商疯狂抢租油轮用来囤积现货。

3月上旬,沙特不但疯狂打折销售并提高产量,还一口气抢租25艘超大型油轮(VLCC),引发一波VLCC租用高潮,继而导致运价一夜暴涨,从2月中旬的30000美元/天涨至21万美元/天,涨幅高达600%。

然而,市场上并没有发生疯抢低价原油的热潮,这使得原油运输费用很快回落。但最近几天,3月的第二波涨价潮起来了。

媒体引述几家主要船舶经纪商的数据称,3月31日,从中东海湾到中国的VLCC运输费用报价18万美元/天,而上周五还有12.5万美元的报价,上周三甚至出现过9万美元的价格。

这主要是因为供应越来越多,很多市场参与者再次开始争抢油轮。生产商用它们运输原油,精炼商用来存储多余的库存,一些贸易商则囤积现货、利用罕见的期现价差来等待套利机会。

创纪录升水带来“千载难逢”的套利机会

多数原油生产商正以低于20美元/桶的价格出售原油现货,委内瑞拉Merey原油最近甚至仅售8美元,是90年代末亚洲金融危机以来从没见过的低水平。

现货在极低价位徘徊使得原油市场深陷升水结构,5月交割的布伦特原油期货合约比11月合约低了13.45美元/桶,较上周五的12.27美元进一步扩大。WTI原油期货的近远月合约价差也扩大至12.85美元/桶,创下了2009年2月以来的纪录。

显然,期现套利的机会出现了:现在购买超低价原油现货,几个月之后再将其高价出售。

贸易商们当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租油轮来存储现货。按照International Seaways首席执行官Lois Zabrocky的话说,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上周,浮式储油的利润持续攀升。媒体引述E.A. Gibson Shipbrokers Ltd.的数据称,六个月的油轮租赁成本平均为每桶5.40美元。

媒体援引新加坡油轮经纪商BRS Baxi董事总经理Ashok Sharma称:

目前,几乎所有的现货(油轮)生意都捆绑了浮式存储,这是现在赚钱的唯一方法。直接做现货交易是赚不到钱的。

石油贸易巨头维托尔(Vitol)和贡沃尔(Gunvor)等公司都表示,海上储存石油的需求十分旺盛。嘉能可也加入了囤油大军,他们租用了一艘可负载300万桶原油的ULCC油轮“欧洲”号。ULCC的载重量高于VLCC,后者负载能力约200万桶。

油轮船东Frontline Management AS首席执行官Robert Hvide Macleod称,全球油轮正以史无前例的速度装满原油,几乎是2015年上一次原油过剩时期的5倍。

International Seaways公司表示,在这次严重供过于求的情况下,浮式储油的规模可能超过1亿桶。

本周一,用于浮式存储的VLCC油轮报价最高涨到了12万美元/天,是3月初(4万美元)的三倍。

为什么是海上浮式存储,而不是更便宜的陆地存储呢?在当前这种需求急剧萎缩、供应猛增的状况下,陆地存储空间已经相当稀缺了。

况且,即使按照这么高的存储成本,通过在VLCC上储油6个月,贸易商也可以依照当前的市场价格锁定多达700万至800万美元的利润。

行业咨询公司IHS Markit预计,按照目前的速度,在二季度结束之前,储油空间可能会被填满。

市场研究公司Kayrros合伙人Antoine Halff认为,随着存储的地方越来越难以找到,油价可能会进一步下跌,最终石油生产商可能会被迫关闭油井。

IHS Markit预计,今年4月至6月,全球石油日产量将最多削减1000万桶/日。

高运费能持续吗?

对于船东和经纪商来说,油轮租用费用高企能维持多久则是个问题。

媒体援引Braemar ACM Shipbroking亚洲油轮研究部门负责人Anoop Singh的话称:

很难说这么高的费用能不能持续下去,或者会发生何种变化。但总体来看,考虑到沙特未来几个月的原油出口计划高达每日1000万桶以上,再加上市场对浮式存储的需求,可以预计运费将保持强劲势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