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称为口罩“心脏”的核心原材料熔喷布价格再度飞涨,几天之内价格翻倍。

《财经》记者近日了解到,继2月底价格涨至20多万元/吨左右之后,时隔几天,熔喷布报价几乎已经翻倍,达到40万元/吨左右。而在疫情之前,熔喷布的市场价格仅为1.8万元/吨。从1月24日武汉封城至今,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熔喷布价格已经上涨近20倍。

“没现货了”、“订单都排满了”,这是《财经》记者以买家身份咨询熔喷布供应商听到最多的回复。

“我们已经停止接单了,根本供应不过来。”一家北京熔喷布生产商刘峰(化名)对《财经》记者表示,从疫情前的近2万元/吨,涨至现在的40多万元/吨,现在“一天一个价”,涨幅之大,令他始料未及。

熔喷布为何如此紧缺?

“熔喷布产能和口罩产能阶段性不匹配是涨价主因。”业内资深专家对《财经》记者表示。

刘峰也认为,“供求关系是此轮熔喷布价格飞涨的关键因素之一。”疫情之前,熔喷布足够用,口罩需求小导致国内熔喷布产量本来就少。疫情发生后,许多企业纷纷扩产、转产生产口罩,核心原料熔喷布用量激增,生产企业难以招架,造成缺口。与此同时,中间商层层加价倒手、囤积居奇,更加剧了供求关系的紧张。

此外,随着近期国际疫情升级,市场对口罩的需求仍有增无减,需求大幅增加也导致核心原材料的持续紧缺。

除上述因素外,熔喷布生产设备造价昂贵、生产线建设和调试周期长等,均被视为制约熔喷布产能的重要因素。另外,盲目扩产,是否会导致疫情结束后的产能过剩,也令一些熔喷布厂商担忧,不敢贸然大幅扩产。

面对熔喷布的紧缺,目前已有多家企业新增了熔喷布生产线。其中,央企中国石化于2月24日决定,投资约2亿元,速上10条熔喷布生产线,这将增加熔喷布日产能18吨。其中,北京燕山石化将建设2条熔喷布生产线,预计3月8日左右投产。

前述业内专家预计,3月以后,熔喷布市场供应紧张会逐步缓解。一是国内熔喷布产能持续增加,二是海外进口陆续到货。

部分地方政府亦出台了扶持政策,帮助联系设备和原材料采购事宜,对定点熔喷布生产企业的设备采购成本、人工成本给予资金补贴。出面协调贷款,满足企业的流动资金需求。对符合要求的防疫物资,政府予以兜底采购,作为战略物资储备。

需求激增、售价猛涨,资本市场也随之反应。泰达股份(000625.SZ)、道恩股份(002838.SZ)、欣龙控股、搜于特等多只熔喷布概念股持续火爆。其中道恩股份累计涨幅达286.82%遥遥领先。

价格飞涨20倍

熔喷布是口罩中间过滤层的主要原料,被称为口罩的“心脏”,主要隔离飞沫、颗粒物等。口罩一般有三层防护层,外层、内层和中间层。内外层均采用普通的符合医卫标准的纺粘无纺布,而中间层采用熔喷布,是过滤防护的关键。

在庞大的需求下,熔喷布价格正不断飞涨。

“目前没有现货,我们的订单已经排到了六月份。”刘峰表示。另有熔喷布中间商开价42万,面对记者关于“高价”的质疑,其表示:“你自己看吧,如果你今天不要,马上就卖给别人了。”

在多个熔喷布集采微信群中,熔喷布最近几天的报价已经被炒到40万元左右。一家浙江贸易公司提供从德国进口的BFE99型号医用熔喷布,25g/平方,报价为40万元/吨;另一个从福建发货的卖家,则报价43万元/吨;还有一家自称有20吨现货的卖家,报价40万/吨;一些企业则坚持“只换不卖”,其中一家给出的方案为,一吨医用95级别熔喷布换20万只一次性医用外科口罩。尽管如此,群内仍不断有人在寻找熔喷布货源。

1月28日,人民日报客户端援引的消息称,据当地企业介绍,口罩专用过滤材料熔喷布的市场价格原来为1.8万元/吨。

以此计算,在1月24日武汉宣布封城后的一个多月时间内,熔喷布价格上涨了近20倍。

一家位于东莞的小口罩厂商,其负责人林非(化名)更加真切地感受到了原材料熔喷布的暴涨。他表示,疫情前一般2万元/吨,春节前后开始翻倍涨到4万/吨,紧接着一路猛涨至一周前20-30万/吨,再到现在的40多万元/吨,现在“一天一个价”。短短一个月内,暴涨20倍,涨幅之大,令他始料未及。

原材料价格飞涨,令一些中小口罩厂商面临“无米下锅”的窘境。“即使这么贵,还是买不到。”林非称,现在熔喷布已经“一布难求”,大口罩企业原料自有政府部门出面协调,小企业则快“断粮”了。

过去他通常从河南、湖北、浙江等地进货,但现在像熔喷布这类战略物资都优先保证当地使用,外地人很难买到,“现在只能托熟人进货,四处求人。”他表示,这也导致了市面上很多口罩机闲置。

多家熔喷布国内生产商告诉《财经》记者,疫情期间,大型生产厂基本被政府管控,产品由政府统一收购,或销售给指定的口罩生产企业,无法对外销售。

“工厂有武警驻守,我们已经把外地客户的订单全给推了,产品主要服务于本地企业,平价销售,大概10万元/吨,跟外面市场上价格差很多,政府会有一定补贴。”一家位于上海的熔喷布定点生产企业表示。

据了解,国内熔喷布的生产整体呈现出小而散的局面。目前国内熔喷布产量较高的企业包括山东俊富无纺布有限公司(下称山东俊富)、天津泰达洁净材料有限公司、欣龙控股(000955.SZ)等。龙头企业日产能力多在 7 吨到 15吨。

山东俊富的一名工作人员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公司的面罩用材料熔喷布日产量为15吨,是国内最大熔喷布生产商。公司目前现拥有7条熔喷生产线。

原料缘何紧缺

熔喷布产能和口罩产能阶段性不匹配,被业内专家认为是此次熔喷布涨价的主因。

此次疫情发生前,国内熔喷布产能内熔喷无纺布较为小众。根据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协会的数据测算,2018年我国熔喷无纺布产量约为5.34万吨,每日产量约146吨。不过,这些熔喷布不仅用于口罩,还用于环保材料、服装材料、电池隔膜材料等。

“我国的熔喷布产能本来就不大,如果按2019年我国生产60亿只口罩计算,就算都是N95口罩,最多需要熔喷布2万吨(平均每天50多吨)。”一位业内专家告诉《财经》记者。

与此同时,随着全球疫情蔓延以及国内企业复工进程加快,市场对口罩的需求量井喷。华创证券日前根据全国的复工需求做了分析,指出中国二、三产就业人口总计5.3亿人,如每人每天一只口罩则需要5.3亿只/天。另据中新社2月27日报道,美国卫生部长在谈及美国口罩储备问题时称,美国口罩已出现了2.7亿只的缺口。

巨大的口罩需求缺口和产量的上升导致原有库存熔喷布瞬间被消耗一空。按照每吨熔喷布约可生产 90 到 100 万只一次性口罩计算,在当前疫情下,100多吨的日产量也只能支持全国每日生产1亿只口罩,远不能满足市场需求。

为什么熔喷布过去产能这么少?刘峰表示,过去全国口罩日产能虽达2000万只,但没有满负荷运转,一半生产线都不开,口罩需求量少,造成了中国以前做熔喷布的厂家也少。

熔喷布的扩产难度大,也成为限制当下熔喷布产能的瓶颈。

“新增产能(比增加口罩产能)需要的周期长、投资大,赶不上国内近期口罩机生产线的快速增加。”前述业内专家对《财经》记者表示,这是导致熔喷布紧缺的一大原因。

3月3日新野纺织(002087.SZ)宣布拟总投资1.2亿元的高档纺熔复合非织造布项目,建设期长达6个月。“半年建设周期已经算是比较快了,共计两条生产线,设备国内、国外采购的都有。”公司一位人士指出,该项目生产的熔喷布能达到BFE99医用级别。

刘峰称,熔喷布的原材料聚丙烯供应充足且价格稳定,脖子卡在熔喷布的生产上,熔喷布的生产线投入较大,进口成套设备约2000万,国产设备也要300-600万,且设备交付周期和安装调试周期较长,“一条产线没有个三五个月下不来”,企业并不敢轻易扩大产能。

以中国石化投资约2亿元,速上10条熔喷布生产线的成本计算,每条熔喷布生产线的成本约2000万元。

也有熔喷布企业对扩产存在疑虑。“我们希望市里一家熔喷布企业进行扩产,给其一定的设备采购补贴和贷款优惠政策。”一位地方政府的工作人员对《财经》记者无奈表示,但该企业对扩产的意向不是很大,原因是设备采购成本太高。

中间商层层转手,也在熔喷布价格飞涨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一些企业出于对原材料的供给担忧而囤积或收紧资源,造成国内市场出现了阶段性的熔喷布资源短缺。”前述业内专家直言。

刘峰透露,现在熔喷布的价格非常混乱,更多是中间商在炒作。他表示,目前市场上流通的熔喷布,基本是进口来的,还有一小部分,是有人利用其他关系‘挤’出来的,“这些‘计划外的’货源流入转了好几手的中间商手中,他们囤着货,然后一点点的释放出来。”

在熔喷布集采微信群中,记者注意到,有商家被质疑在倒卖熔喷布,以期低买高卖。但从群内报价来看,已没有低于35万元/吨的货源了,3月2日更有熔喷布供货商表示,只换(口罩)不卖(熔喷布),44.5万元一吨都不卖。按照目前医用口罩市场批发价2.8元计算,一吨熔喷布置换20万口罩,则是置换价相当于56万/吨;如果按照中石化加油站近日口罩售价3.5元/只计算,则一吨熔喷布置换价已高达70万/吨。

“别看现在外面市场上价格很高,我看都是要秋后算账的。”刘峰称。2月6日,“两高”、公安部、司法部《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指出,将依法严惩哄抬物价犯罪。

“3月以后,熔喷布市场供应紧张会逐步缓解。”前述业内专家表示,据其了解,春节后,随着熔喷布市场资源趋紧,国内部分企业纷纷紧急订购熔喷布生产装置的关键设备,预计现有100支以上的熔喷头正在订购和生产中,新增产能将在200吨/天以上。

其中,中国石化目前正在紧急建设的10条熔喷布生产线,产能合计18吨/天。3月4日,《财经》记者了解到,燕山石化2条熔喷布生产线即将完成主体安装。公司对熔喷布的定价尚在研讨中。

政策补贴助力

疯涨的熔喷布价格,不仅让下游口罩生产厂成本大幅提高,也让产品被政府“征用”的熔喷布厂商心里产生些许波动,期望能有一定的利润。在鼓励扩产、平衡各方利益情况下,部分地方政府出台针对熔喷布产业支持政策。对口罩厂采购该产品进行补贴、给熔喷布企业系列优惠政策、兜底采购等,都有出现。

2月17日,莆田市工信局和市发改委联合发文,重点支持口罩生产关键原材料采购:2月15日起,采购过滤率95%以上的合格熔喷布的,以每吨12万元为基数,3月1日前采购到位的,按超额部分的90%予以补助;4月1日前采购到位的,按超额部分的60%予以补助。

无独有偶,在疫情防控期间,宁波市亦对采购或调剂市外熔喷布的企业,按统调数量给予每吨2万元的一次性奖励;对成功研发并经认证符合口罩生产要求熔喷布的企业,给予一次性30万元补助。

作为口罩核心原材料的熔喷布,已经成为疫情战略物资,受政府管控。

“我们生产的熔喷布全部被政府征用,价格肯定和外面不一样,但政府会有一定的补助。”一位上海熔喷布生产商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政府给予公司全方位补助,比如人工成本、机器设备等,都有一定补助比例。“产品的钱,政府肯定也是会结的,虽然利润不高。”

其进一步指出,政府选择征用对象很谨慎。“在正式征用前,有关部门需要对公司进行全面评估,比如是不是属于核心项目等,上海已征用的十多家工厂全部都是考察过的。”

多位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熔喷布生产厂人员均表示,产品被政府征用,当地政府会给予一定补贴。

此外,部分地方政府对重点疫情企业给出贷款贴息等政策,将部分熔喷布生产商纳入重点企业名单中。

2月4日,山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下发的《关于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支持中小企业平稳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显示,对国家确定的疫情防控重点保障企业,2020年新增的企业贷款,中央财政已按人民银行再贷款利率50%给予贴息;对省确定的疫情防控重点保障企业,省财政按人民银行再贷款利率50%给予贴息,贴息期限不超过1年。

日产熔喷布15吨的山东俊富,位于山东省东营市。“公司不仅是山东省确定的疫情防控重点保障企业,也是国家确定的疫情防控重点保障企业。”公司一位工作人员对《财经》记者表示。

作为江西省唯一一家生产医用熔喷布的企业,江西天滤新材料有限公司拥有两条生产线,其生产的熔喷布被列入江西省重点调度的紧缺急需疫情防控医疗物资,该公司也被推荐列入疫情防控贴息贷款支持名单。

其他省份也有类似政策支持。政策暖风下,此前观望的部分公司加快投产,也有部分熔喷布企业计划扩产。

一位拟生产熔喷布的辽宁厂商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相关设备刚到,目前正在做安装收尾的工作。“我其实在2018年、2019年就考虑这个生意了,跟目前的疫情没有直接关系,只是目前有相关的优惠政策,就加快落实了这个项目。”其一再强调。

2月6日,辽宁省人民政府下发的《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支持中小企业生产经营若干政策措施》显示,自1月1日起,暂对防控重点物资生产企业扩大产能购置设备允许税前一次性扣除,全额退还增值税增量留抵税额。

“我们目前熔喷布日产能1-1.5吨,公司产品被政府征用。”一位熔喷布厂商对《财经》记者坦言,公司计划扩产,预计总产能将增加一倍,扩产资金不成问题。

此外,已有多个地方明确表示,对疫情防控重点物资生产企业所产符合要求的防疫物资,政府予以兜底采购,作为战略物资储备。

本文作者:杨秀红、张建锋、王颖,来源:财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