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个信号表明,新一轮降准箭已上弦。农历春节前,大额季节性流动性供求缺口的存在,为降准政策顺势落地提供时机,未来一个月料成为降准重要窗口期。适逢年度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动态考核实施,使得下一次降准有望继续以全面加定向的方式呈现。

12月以来,市场上围绕降准的讨论不断增多,稳定岁末年初流动性平稳运行成为关键理由。诚然,在监管考核等多因素扰动下,年底资金面素来易紧难松,流动性趋紧压力形成了央行释放流动性的动力,再考虑到降准具备的规模性和普惠性优势,降准的确是可选手段之一。

不过,年底有大额财政支出,流动性总量往往是增多的,资金紧张更多是短时性、结构性的,央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基本能够应对,动用准备金率工具必要性并不太大。近期央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补水”已显现成效,上周资金面在短暂收紧后恢复平稳,本周愈发宽松。24日,银行间市场上隔夜和7天期等短期回购利率甚至跌到了数年来的低位。随着财政支出力度逐渐加大,流动性供应有保障,年底前资金面或仍有局部波动,但总体实现平稳跨年几无悬念。

反观明年春节前,银行体系流动性供求形势趋向复杂,对央行实施降准有一定需求。一是明年春节时点较以往靠前,节前现金流出压力大;二是1月是传统税收大月,且当月税期高峰与春节前资金备付期重叠,可能放大对货币市场流动性的影响;三是一季度往往是信贷投放较为集中的时点;四是部分专项债额度提前下达意味着明年初即有望迎来较多地方债发行;五是明年1月公开市场到期回笼规模较大。如此种种,预示着明年1月资金需求量较大。届时,降准既可保障跨节资金面,又可助力年初信贷投放,同时有利于地方债有序发行,可谓一举多得。

适时降准也有助于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降准可一次性释放大量低成本流动性,在有效增加金融机构可用资金同时,还可降低银行资金成本,通过银行传导有助于降低贷款实际利率。12月新一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没有继续下行,银行负债成本刚性或是症结所在。而要降低银行负债成本,可直接下调央行资金利率,即调降政策利率;也可增加央行资金供给,通过改善供求关系降低资金成本。从这点来说,降准可在一定程度上实现“降息”的效果,符合降低融资成本的要求。

应该说,明年春节前实施降准既有必要性也有合理性。未来一个月料成为降准重要窗口期,加上每年初进行的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动态考核实施,下一次降准仍有望以全面加定向的方式呈现。

文章作者:张勤峰,来源:中国证券报·中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