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全球金融稳定报告》中提到,低利率是投资高风险的原因之一,长久的宽松金融环境促使投资者追逐收益。

在这份10月16日更新的报告中,IMF称,持续时间更久的低利率,鼓励机构投资者配置风险更高、流动性更差的资产来实现目标收益。而风险承受能力上升会进一步构成投资基金、养老金以及保险业的脆弱性,带来金融稳定方面的隐患。

“宽松的货币政策在近期内为经济提供了支撑,但宽松的金融条件鼓励了金融冒险行为,导致部分部门和国家的脆弱性进一步积累。”IMF称,金融状况宽松、部分市场估值拉高、脆弱性累积,这对全球增长和金融稳定的影响“肯定是偏下行的”。

在2019年10月的另一份报告《世界经济展望》中,IMF再次下调今年全球经济增长率,从今年7月的预测值下调0.2个百分点至3%,为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的最低水平。

低利率使得部分金融资产估值拉高。IMF在《全球金融稳定报告》中称,日本、美国的股市均有高估,新兴市场的股票估值接近公允价值,但三季度,摩根大通新兴市场债券指数超过三分之一的发行债券都被高估。

目前全球负收益债券的规模已经增加至约15万亿美元,显示市场预期利率维持在极低水平的时间将长于年初的预期。低利率增加了机构投资者的风险承受能力,机构投资者追逐收益的行为可能产生风险敞口。

IMF警示,这种风险敞口,有可能在市场承压时期放大冲击的影响。投资基金资产组合的相似性可能放大市场抛售,养老基金的非流动投资可能制约其像过去那样发挥稳定市场的作用,寿险公司的跨境投资可能助推溢出效应的跨市场传导。

金融危机后,银行部门的韧性已经有所提升,但在金融部门具有系统重要性的经济体中(按GDP衡量),有80%经济体的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脆弱性处于较高水平。该比重与全球金融危机时期的高点非常接近。保险部门脆弱性也持续处于较高水平。

IMF预计,在经济大幅放缓(严重程度相当于全球金融危机的一半)的情景中,企业持有的无法用盈利支付利息支出的债务可能增加至19万亿美元,接近主要经济体企业债务总额的40%,超过金融危机时期水平。

另外,发达经济体的低利率促使资本流入新兴市场,加剧了债务展期和可持续性风险。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外部债务中位数与出口的比重已从2008年的100%上升至160%。在部分国家,该比率已升至300%以上。

IMF建议,尽快将金融危机后出台的银行业监管推广到保险、资管和养老基金等其他金融领域,纺织公司的风险敞口进一步扩大,否则金融脆弱性将会引发或是加剧下一次经济衰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