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催化剂需求预计将继续增加

在钯金系列分析报告之供需平衡篇中,写到了钯金需求方面,汽车尾气催化剂需求占比达到78%,与价格的相关性也比较高,因此在需求篇中,主要分析钯金的汽车尾气催化剂需求的情况。

钯作为汽车尾气催化剂主要用于汽油车排气系统中的三元催化器。三元催化器是安装在汽车排气系统中最重要的机外净化装置,可以将汽车尾气中的CO(一氧化碳)、HC+NOx(碳氢化合物和氮氧化合物)等有害气体通过氧化和还原作用转变为无害的二氧化碳、水和氮气。因可以将废气中的三种主要有害物质转化为无害物质,故称三元。

三元催化器由外层的不锈钢筒、绝热材料石棉纤维毡和净化剂构成,净化剂由载体和催化剂组成,催化剂采用的是金属铂、铑、钯,将铂族贵金属按比例喷涂在载体上就构成了净化剂。针对不同类型的汽车,催化剂中铂族贵金属的用量是不同的。三元催化器中的贵金属是可以回收的。

传统柴油车、柴油轻度混合动力车、柴油混合动力车、柴油插电式混合动力车配套使用的催化器中,PGM总含量大约5-10g,铂含量较高,钯含量较低。

传统汽油车、汽油轻度混合动力车、汽油混合动力车、汽油插电式混合动力车配套使用的催化器中,PGM总含量大约2-5g,一般铂:钯:铑的含量比例为1:8:2,即钯用量较高。同时,铂金和钯金具有一定的替代性

电池电动车不含铂族金属PGMs,燃料电池电动汽车使用铂量较高。

所以钯的需求主要来自于汽油车。同时,汽车排量越大,铂族金属需求量也就越多。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若要降低汽车尾气排放量,则需要更高的铂族金属含量。技术进步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抵消一些铂族金属含量。

综合来看,单车钯金用量、汽油车产销量等将是影响钯金需求的主要因素。排放标准和技术是影响单车用钯量的主要因素。随着排放标准的升级,新车单车用钯量将增加,尤其是中国国五到国六的升级,由于技术相对落后,或将显著增加新车单车用钯量。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有放缓趋势,但各国货币政策/财政政策普遍较宽松,汽油车产销量或将波动不大。存量车有更换催化器需求,但总量较小影响不大。

2019年主要关注中国国六实施进展、全球汽油车销售进展,预计全球钯金需求将有所增加

二、 排放标准升级 国内新车单车用钯量或将增加

排放标准和技术是影响单车用钯量的主要因素。基于环保的要求,全球主要国家的趋势是不断提高排放标准的要求。

欧洲自2014年开始执行欧6标准,自2017年9月起,欧6标准变得更为严格,即Euro 6d-Temp以及实际道路排放测试(RDE)。其中RED分两步,RED 1适用于2017年9月1日起的新型批准以及2019年9月1日起的所有新车注册,RED 2适用于2020年1月1日起的新型批准以及2021年1月1日起的所有新车注册。RED测试主要关注的是NOx的排放。

美国的轻型汽车第三阶段排放标准是从2017年到2025年,EPA Tier 3 将分阶段实施,对排放物的标准是逐步提高的。

国内汽车产销以汽油车为主,2017年国内制造的汽油车占比高达99.6%,因此环保标准的提升将更多的提升国内钯的需求。而欧洲柴油车也比较流行,2015年大众排放门事件,打击了欧洲的柴油车销售,提升了汽油车的销售,也是利多钯需求的因素之一。美国汽车也以汽油车为主。

针对轻型汽车,国内于2017年1月1日开始正式施行“国五”排放规范,2020年7月1日将强制性执行“国六A”标准,2023年普及“国六B”标准。国六相对于国五,氮氧化物(NOx)和颗粒物(PM)排放限值分别加严了77%和67%,并新增了粒子数量(PN)的限值要求。

其中国六B标准较欧洲标准更为严格,基本相当于美国Tier 3排放标准中规定的2020年车队平均限值。国六标准的实施将影响新轻型汽车上牌。部分省市将提前实施国六标准,但目前很多地方推迟了国六标准实施的时间。

如表1.1所示,部分地区原计划实施国六A标准的时间被推后,主要原因是国五实施时间短、汽车整体销售下滑、低标准汽车库存积压,以及符合国六标准的车型少、产量较少等。国六标准推迟实施对钯金实际需求的影响应该不大,但可能短期会一定程度上打击中国对钯金需求的预期。

结合前面各国钯金进口数据和图1.2全球汽车产量分布来看,中国汽车产量占比非常高,但钯金进口量较低,也可以推测出中国单车用钯量应该是比较低的。而美国和日本以及欧洲可能有较多的汽车整车以及零部件的进出口贸易,因此汽车产量与钯金进口数据相差较大。

综合来看,欧洲、美国以及中国在2019年及以后都有排放标准继续提升的要求。但虽然排放标准一直在提升,据统计,北美和日本单车铂族金属用量近年来并不是持续上涨的状态,主要是受到技术进步的影响。而中国技术相对较落后,随着排放标准越来越严苛,中国单车铂族金属用量是越来越高的,同时中国单车铂族金属用量的绝对值目前明显少于北美和日本,未来随着排放标准越发严苛,中国单车铂族金属的用量还是有很大提升空间的,这将明显增加对钯的需求。

三、 经济增长放缓 全球传统汽油车产销量或波动不大

如图1.1,2010年至2017年,全球汽车产量持续增长,中国汽车增速更是普遍超过全球市场,全球汽车产量的增量中有42.9%来自于中国汽车产量的增量,2017年中国汽车产量占全球汽车产量的比例接近30%,所以中国汽车市场对全球汽车市场十分重要。2018年中国汽车产量下降5.33%,是全球汽车市场的一个缩影。

不过2019年3月的数据显示,中国汽车产量下滑2.6%,下降幅度明显收窄,另外德国汽车产量今年前3个月较去年末也有所回暖。前面2019年钯金进口数据下滑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汽车产量下降带来的钯需求下滑。近期汽车产量有回暖的迹象,在未来将利多钯金需求。

国内的政策对汽车产销的影响也是很大的。2015-2016年国内实施了1.6升及以下排量乘用车减半征收车辆购置税的优惠政策,2017年车辆购置税优惠25%,即1.6升及以下排量乘用车购置税调整为7.5%,2018年恢复至10%。《中华人民共和国车辆购置税法》于2019年7月1日正式实施,车辆购置税的税率仍然为10%,与此前没有变化。

国内早在2015年上半年就已经对符合规定的新能源汽车采取免征购置税的优惠政策,截止日期为2017年底,目前优惠政策延长三年至2020年底,意在推动新能源汽车发展。但同时新能源汽车补贴门槛提高,未来补贴将逐步降低甚至取消,将导致新能源汽车的发展阻力也在变大。

新能源汽车包括纯电动汽车、插电式(含增程式)混合动力汽车、燃料电池汽车。国内目前混合动力汽车主要是汽油混合动力车,其中汽油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中仍然需要使用较高的钯催化剂,但国内纯电动汽车在新能源汽车中占比非常高,混合动力车仅占很小的部分。

2018年中国汽车产量下降与经济增长放缓、去杠杆金融环境收紧等政策有关,2019年3月中国汽车产量同比下滑2.6%,下滑的速度已经较去年明显收窄,与政策密集刺激经济增长有关。

如图1.4所示,贵研铂业的年报数据显示,该公司机动车催化净化器产量最近几年持续增长,也从侧面反映出了国内催化净化器需求的增长。

2019年国内排放标准的提高将增加汽车成本,传统汽油车车辆购置税没有优惠,结合经济增长放缓以及政策对新能源汽车的鼓励,预计2019年国内传统汽油车产销量仍将会有一定幅度的下滑,但2019年货币政策相对较宽松,减税降费等政策也有利于车企和居民消费,因此预计下滑幅度不会太大。

从全球来看,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也将影响到汽油车的产销,但主要国家货币等政策普遍较宽松,因此综合来看,预计2019年全球传统汽油车产销量或变动不大。

四、 存量车有更换催化器需求 但目前总量非常小

国内机动车排放标准规定三元催化器保质期为16万公里,即汽油车行驶16万公里后污染物排放量会逐渐攀升。北京市率先于2016年启动了对两年以上出租车更换三元催化器的工作,累计更换了5万余辆出租车。但原装催化器较贵,更换的催化器可能质量有差异,钯金用量或也有差异。

另外“国六标准”增加了排放质保期的要求,要求在3年或6万公里内,如果车辆的排放相关出现故障和损坏,导致排放超标,由汽车生产企业承担相应的维修和更换零部件的所有费用,保障车主权益。因此未来,国六标准实施除了增加新车的钯催化剂需求,还会增加存量车的钯催化剂需求。不过这是远期需求。

此外,近年来,政府牵头于各地建立了机动车尾气遥感监测系统,车辆经过瞬间便知尾气是否超标。此举将加速存量车中不达标车辆更换新的催化器或者加速车辆更新换代。

未来其他国家、国内其他城市若也开展类似环保活动,甚至规定定期更换三元催化器,则将增加三元催化器的需求,从而增加对钯金的需求。目前绝大多数地区类似的针对存量汽油车的环保要求并未如此严苛,因此这部分需求目前来看,相比于新车需求相对较小,中长期来看,发展空间较大。

五、 铂可替代量有限 短期较难实现

近期钯金价格大涨,铂金涨幅相对较小。再往前回溯,2000年前后钯金有过一次价格泡沫,主要也是因为钯供应不稳且受限,汽车催化剂需求有望大增,加上投机需求导致的。最终汽车生产商采用铂金代替钯金来做汽车尾气催化剂,加上互联网泡沫破灭汽车需求下滑,才导致了钯金价格泡沫的破灭。并且在随后几年,铂金涨幅远超钯金。

钯金价格超过铂金价格是在2017年9月份开始的,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价差显著扩大,目前钯金价格达到了1300美元/盎司以上,而铂金价格仅为不到900美元/盎司,两者价差达到了490多美元/盎司。

铂钯在理论上、实验上是可以替换的,但是根据WPIC的报告,新催化剂从研发到投入商用需要至少18个月的时间,因此预计短期内不会出现大规模替换。

另外实际上铂金的供应量比钯金是要少的,如图1.5所示,2018年铂金总供应量大约是钯金的85%。而且钯金的催化剂需求占总需求的比例在75-78%之间,而铂金的催化剂需求占比在40%-43%之间。钯金催化剂需求量是铂金催化剂需求量的2.5倍。

铂金的矿产供应与钯金非常类似,都集中于南非、俄罗斯、津巴布韦、加拿大和美国,不同的是南非铂金产量占全球总铂矿产量的70%以上,远远多于俄罗斯,矿产供应更加集中。并且由于近年来铂金价格持续走低供应有所收缩。

有部分机构认为铂金催化剂需求减少,供应存在一些过剩,GFMS认为铂金供应也存在缺口。结合价格走势,预计铂金可能存在少量过剩。由此可见,铂金可用于替代钯金的量是比较有限的,很难弥补钯金供应的缺口。如果铂金部分替代钯金的话,钯金供应短缺的状况很难大幅改善,同时这将增加铂金的需求,会导致铂金价格上涨。

从这个角度来看,铂金替代钯金的量可能比较有限,未来大概率铂钯会同时上涨。

另外前面提到中国地区用钯量比较有增长潜力,中国的技术相对落后,新催化器的研发和商用预计将滞后于国际水平,因此短期钯金的需求还是有望增加的。

参考文献:

1、刘立喜,东北证券,《有色金属:春,钯为最,推荐关注贵研铂业》,20190321。